您的位置:

首页>不伦恋情> 妈妈, 爽吗?

妈妈, 爽吗?

"儿子,好好做题,不要东看西看的。」美貌少妇走进书房,敲了一下坐在书桌旁做卷子的少年。少年十八岁,一双贼溜溜的黑眼睛到处乱转。

「妈妈,我饿了啊!现在都5点多了,要不吃完再做吧?」美貌少妇叫欧曼玲本是高中教师,并且欧曼玲是军嫂,常年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人在家 。

「你哪点小心眼我还不知道?好吧,先休息一下吧。今晚你爸爸不在家,你就在我着吃吧。你先去客厅看会电视吧。」欧曼玲看了一眼墙上表笑着说道。

一转眼,儿子做完功课已经11点多了。欧曼玲伸了伸双臂,打了个呵欠,那傲人的胸部完全展显在儿子面前,儿子不禁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一切,艰难的嚥了一口唾沫。

「看什幺呢?!从小就不学好。」欧曼玲瞪了儿子一眼,用手狠狠地敲了他的头一下。

「那是因为妈妈实在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嘛。」儿子摸摸被敲痛的头,委屈的说道。

「好了,别贫嘴了。很晚了,今天就睡在着吧,反正你爸爸也不在家。洗完澡就去旁边的屋子里吧,被褥在哪你知道的。」说完欧曼玲转身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儿子看着欧曼玲性感的背影努力的嚥了一下口水,睡袍下那扭动的身躯,被慾火烧的口乾舌燥,下身的裤子也支撑小帐篷一样。不过却也没办法,只好收拾完桌上东西,走进浴室一边沖水,一边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问题,随后擦乾身上水,走向另一个房间。

窗外却乌云密布,雷声大震,眼看大雨将至。

「儿子啊,今天外面总是打雷,开着灯不好,今天就早些睡吧,我看天色也不好,今天就在我家睡吧。」欧曼玲从窗边走过来,笑着对儿子说道。

「哦耶,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啦!」儿子兴奋的跳起来大叫。「哎呦,妈妈,你怎幺又敲我?」欧曼玲看儿子那兴奋劲,不觉有气,稍微教训了儿子一下。

「今天是天气不好,明天要更努力的学习,整天就想着玩。」

「是是是,明天一定努力。」儿子赶忙低着头一幅低头认罪的表情,眼角却瞟向欧曼玲查看其脸色,发现并没生什幺气,心里放心不少。

「好吧,早点睡觉去吧。」欧曼玲嘱咐完儿子又转身进了卧房。

儿子也进了自己的卧房,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满脑子里想的全是欧曼玲那妖娆的身体,每一次扭动彷彿都拨动人心,心想今天这幺好的机会放弃太可惜了。于是鼓起勇气,抱着枕头来到欧曼玲房门前,轻轻敲了三下。却发现没有人应声,不禁心中一喜,便轻声转动门锁,却不想已经上了锁。儿子看上了锁也是满脸失望,抱起最后一丝希望,大声的敲了敲房门。

「谁呀?」卧室里传来欧曼玲的问话声。

儿子大喜,连忙喊道「是我,儿子,妈妈,你开下门。」

「儿子啊,怎幺了?怎幺不去睡觉啊?」不一会屋门打开,欧曼玲睡眼朦胧地看着儿子问道。

「我,我害怕打雷,我睡不着。」儿子低着头,慌乱的回答道,生怕欧曼玲看出自己的心思。

欧曼玲见儿子满脸不安,以为是一个大男生害怕打雷而不好意思,也没多想,于是问道。

「那怎幺办啊? 」

「妈妈,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儿子一看有机会,连忙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安的等待欧曼玲的回答。

「嗯,可是……」

「求你了,妈妈,就一晚,好不?我保证睡觉不打呼噜。」儿子看欧曼玲要拒绝,不等其说完连忙打断道。

欧曼玲听后「噗嗤」一笑,「好吧,睡觉可要老实点哦。」

「恩恩,一定。」儿子见奸计得逞,兴奋之下,连忙点头答应。随后跟着欧曼玲来到床边,把枕头放在一边,与欧曼玲并肩躺在一起。虽然计划已经完成大半,但是下一步该怎幺行动,儿子依然没有半点办法,思来想去不禁着急,难道计划到这就不能进行了?若是突然出手,定被欧曼玲发现,然后告诉其爸爸,那真是不堪设想啊。可是放弃计划,那……

就在此时,窗外忽然雷声大震,震耳欲聋,连身旁的欧曼玲都全身一震。儿子一看如此好的机会怎能轻易放过?于是「啊」的一声大叫,然后双手死死抱住旁边的欧曼玲,紧张的脸色刷白,此时欧曼玲也吓了一跳,不过看儿子「惊吓」地小脸都白了,也不好挣脱,只好安慰其说道。

「儿子不怕哦,没事了,一会就过去了。」话虽如此,可窗外依旧雷声隆隆作响,儿子拿肯鬆手?甚至抱得更紧了些,才喃喃道。

「妈妈,我好害怕啊,让我抱一会好吗?就一会!平时要是打雷,我妈妈都是抱着我的。」

欧曼玲一看也无办法,心想儿子还小,这也难怪。于是也轻轻把儿子揽在怀中。儿子一看计谋得逞,立即把脸埋在欧曼玲高耸的胸前,还不时晃动几下,以表示躺的舒适香甜。而欧曼玲见儿子竟把脸放在自己胸前,本想将其推出,但又觉有些不妥,自己也有点手足无措。儿子见自己脸埋在这里欧曼玲,竟然也没有反对,更是高兴,不过也不敢动作太大,依旧缓缓的在欧曼玲那弹性十足的胸前摩擦,这时的欧曼玲早已脱掉了胸罩,儿子晃得更是得意。

欧曼玲先前倒不觉怎样,可慢慢的全身竟有些发热,并且很是舒服。欧曼玲本能的感觉不妥,应该立刻推开儿子,可是自己几个月都没人碰的身体,如此舒适,有些捨不得,又想儿子还是小孩子,不会怎样,便也没有推开,反而又稍微抱紧了些。儿子见状更是兴奋,动作也是稍微加大,感觉欧曼玲全身越来越热,口中竟有一些微喘,身体也不由地缓缓扭动。欧曼玲感觉自己口乾舌燥,浑身有些无力,小腹也彷彿有一团火一样在慢慢燃烧,并且还有越烧越大的趋势,觉得不能在继续这样了,于是用手轻轻推了推儿子说道。

「儿子,妈有些口渴了,你先让我起来,我喝口水去。」

儿子见状,哪肯鬆手,只好胡乱道,「妈妈,我好害怕。」说着抱得更紧了些,头上动作也更大了,并且用嘴唇不时地触碰下眼前早已耸立起来的乳头。一阵阵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欧曼玲的神经,身体更是无力,感到身前儿子不断喘着粗气,使出全身力气想将其推走,口中叫道。

「儿子,你先鬆开我,要不我明天告诉你爸爸。」

儿子感到欧曼玲已有些反抗,连忙加大攻势,伸出舌尖隔着睡衣轻舔那就在嘴边的乳头,并不时用牙轻咬、吸允。「嗯」地一声,睡衣只有薄薄一层,肉眼都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酥乳,根本抵挡不了儿子这样的攻击。

欧曼玲感觉全身犹如被电击一般,全身僵硬,快感瞬间由胸前早已变硬的乳头传遍全身,不由得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脑袋。

「天啊,仅仅这样,自己竟然达到了高潮!现在的高中生都这幺厉害了吗?」

欧曼玲简直不敢相信,想推开儿子奈何此时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更要命的是不仅口中不时有轻声呻吟,连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本来就没有力气,经过一番挣扎,欧曼玲不但没有推开儿子,反倒让他头和手都钻进了自己的睡衣中,刚刚隔着睡衣依然如此敏感,现在演变成直接接触,欧曼玲甚至脑子都快不能继续思考,只感觉灵魂彷彿都要被儿子那灵巧的舌头,以及用力吸允的嘴吸出了身体,恍惚间就如自己的丈夫平常同自己欢好一样。自然而然的不自觉的挺起饱满的胸脯配合儿子,抱住他的脑袋使其更方便活动,口中也下意识地低声哼哼道「嗯……用力吸……」

不知何时,儿子左手已经一路向下,伸入到欧曼玲的内裤中,不断的来回抚摸下体,也许是发现欧曼玲下面已经如此湿了,一只左手更是不断深入,不停的在小淫穴以及阴核间摩擦。就在儿子触碰到那小豆豆的时候,欧曼玲全身一颤,接着立时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了一件内裤,睡衣已经不知在什幺时候被拖了下去。一想到自己刚刚的表情,连欧曼玲自己都感觉羞得满脸通红,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现在必须尽快阻止儿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欧曼玲一把甩开了在自己下身的那只手,使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凶狠起来,对儿子说道。

「儿子,你,你现在马上住手,我就当什幺都没发生过。要不,要不我明天一定把这些告诉你爸爸。」儘管现在已经让自己凶狠了,可是那满脸羞涩,又气又红的表情,怎幺看也起不到一丝作用。不过欧曼玲还是拿出儿子最怕的妈妈来进行威胁。

此时儿子也是一惊,手上动作缓了下来,不过这时也是骑虎难下,鬆手搞不好就真的完了。于是儿子也是一狠心,要干就干到底,反正豁出去。脸上狞笑道。

「妈妈,你刚刚可不是这幺说的哦!刚刚好像是说的『用力』吧?」说着举起那满是淫水的左手,在欧曼玲面前晃了晃。说完便更加没有顾忌,将欧曼玲扑到在床,一只手长驱直入伸到其下身,肆意的蹂躏起来,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与嘴夹攻起欧曼玲那白嫩的乳房。

「啊……儿子……你……啊……你……快放手……我……啊……喔……」林

月见儿子先是一愣,以为其真的就此放弃了,正暗自庆幸。而后见儿子举起手,说出那些话,欧曼玲简直羞得想找个缝转进去,正想反驳他,没想到他突如其来这手,完全将自己的思路打乱,尤其是上下夹攻,突如其来的快感,更是使自己又有些语无伦次。这次与刚刚被攻击自己的酥乳不一样,刚刚是恍惚间出现了幻觉,而这次那一波波的快感不断刺激着神经,使自己越来越清醒,但就是这种清醒才最是让人羞愧,她早已感觉到自己下体已经淫水范滥,那空虚的感觉,真希望能被插入,充实的满足自己。理智与肉体的慾望不断交战,折磨着欧曼玲无所适从,而且身体还不由自主地配合儿子的动作,双腿大张,那淫穴完全展现在儿子面前,欧曼玲羞得连脖子都通红了,恨不得现在马上晕过去才好,不过现实往往事与愿违。

「别……不要……不要啊……儿子……啊啊……啊……」欧曼玲感觉儿子的手在自己的蜜穴中就如触碰到了某根神经,使自己身体不断战慄,那种舒服的快感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就如灵魂飞出自己的身体,飞向天堂一样,然而这种感觉欧曼玲从来没有体验过,灵魂不断飞昇,越飞越高却彷彿没有终点一样,而下体居然升起有一股尿意不断的这幺着自己的神经,当着他人面前尿尿,这简直就是欧曼玲不敢想像的,不过这尿意一波波冲击着林自己羞耻的道德底线,如果现在有个缝隙的话,欧曼玲真希望马上可以转进去。这也使得她非常恐惧及羞意,这种似仙似死、远方又如天堂又像地狱的感觉使自己神经绷到了极限,而这种一阵理智一阵糜烂心理,使快感翻了无数倍。

欧曼玲已经不知道怎样推开自己下身的男子了,而让自己无法容忍的,自己居然还把大腿张开的最大限度,使自己的私处完全暴露在自己的学生面前,更让她羞愧的是,自己居然还配合儿子的动作,不断的挺送下身停不下来。

「停,停啊,快停下来!我怎幺可以在一个小孩面前做出如此淫蕩的变现?!这还是我吗?哦,天啊!难道我真是个淫蕩的女子吗?求求你,快停下来吧!」

欧曼玲不断的想唤起自己的理智,奈何身体早已被慾望所主导,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指挥。相反一阵阵令人窒息的快感不断侵袭着自己全身,悲哀的欧曼玲已经近乎放弃抵抗。

「放弃吧,这美妙的快感,你就是个蕩妇淫娃,放弃吧。这舒服的感觉,哦……太爽了啊……」

「不,不要。我是妈妈,我,我怎幺可以如此淫蕩……啊……这不是我……这……不是……哦……为,为什幺停不下来……」

「啊喔喔喔……儿子……停……嗯嗯……停……快停下……求你了……快……快……啊啊……住手……我……我要不行了……快死了……啊……」欧曼玲唤起仅存的一点理智,胡乱地摆动着双臂,口中叫喊着,借依此来希望儿子自己住手,然而儿子显然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反而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全力攻击起欧曼玲的淫穴,乳白的淫水不断流出,漫过了屁股流在了床上。

「啊啊啊……天吶……啊……不行了……喔喔……啊啊……飞了……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喔……嗯……」

欧曼玲只感觉脑中「轰」的一下,那根紧绷的神经突然断掉,自己的灵魂也挣脱了束缚,下身阴道中犹如尿意一般的淫水,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射了儿子一身,而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双眼紧闭,身体无法控制的抽搐,宛如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的体会到人间的极乐。

而儿子此时也吓了一跳。方才欧曼玲双腿大张,不断上挺,偃然配合自己,而自己当然也没有丝毫犹豫,不断加大动作,心中还嘀咕,「妈妈平时看着端庄素雅,没想到淫蕩起来如此厉害!」欧曼玲喷出水后,儿子动作也停了下来,对此亦是大惑不解,不过看其不断抽搐,不会是真的「死了」吧?儿子也是越想越害怕,却没有一丝办法。就在此时欧曼玲突然坐起抱住了儿子。

欧曼玲经过短暂的休克后,逐渐缓了过来,刚刚那阵快感简直比进入天堂还有美妙,自己一生难忘,女人为了那几分钟的快乐简直可以牺牲一切,甚至死了也心甘情愿的念头。并且经过刚才,慾望早已把那一缕理性击得粉碎,原来那一点点羞耻早就不知哪去了。发现眼前的儿子,毫不犹豫的将其搂入怀中,将其头置于自己丰满的胸前。儿子头部埋在欧曼玲柔软的乳房上,女人身上那阵阵香气转进自己的鼻子,刚刚升起的犹豫早就抛在脑后,眼睛变得像发情的公牛一样通红,慾望又一次佔据上风。双手蹂躏着与自己零距离接触的丰胸上。

「嗯,轻点咬,嗯嗯,对。用力吸吸。」欧曼玲媚眼如丝,小声的呻吟道。

此时儿子迅速从裤子里掏出鸡巴,那青筋纠结巨物早已涨得不行。儿子对準前面淫水直流的阴户,二话没说,「噗」的一声整根没入。

「啊……好舒服啊……」欧曼玲感觉自己下身完全被塞满,那大龟头不断的刺激着花心,磨蹭的欧曼玲颤抖不已。

而欧曼玲的叫声彷彿吹响了冲锋号,儿子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一波波快感再次袭来,不过这次的快感和刚刚喷水时完全不同,但又如此快乐无比,如登仙境,欧曼玲大声呻吟,不断浪叫,宣洩着自己。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欧曼玲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说出如此淫蕩的话,不过说出来后竟然比原来一致的压抑,竟然更有快感。

两人间不断传出「扑哧」、「扑哧」碰撞的声音,肉体与肉体的交汇,空气中瀰散着糜烂的味道。儿子看着平时端庄妈妈,在自己身下莺声娇喘,胯见不断挺送,曲意逢迎,也是异常兴奋。儿子抬起欧曼玲的双脚,是自己插入的更深。

「妈妈,爽,爽吗?」儿子牛喘着看着欧曼玲。

「爽……啊……爽死了……小……儿子……啊……干……干死我吧……不停……哦……哦……不要……不……啊……舒服死了……」欧曼玲双手揉搓着自己那丰满的双乳,秀髮淩乱,口中毫无意义发狂似的淫叫。

「啊……快……儿子……啊……快点动啊……快……快点干死我……啊……」欧曼玲双手不断乱抓,弄得枕头、被单乱七八糟,尽量把自己的阴户抬的更高,明显快要高潮了。儿子见这情况也加快了抽送速度,每下都重重的撞到花心。

「啊啊啊……不行了……噢噢噢……太爽了……受……受不了了……啊噢噢噢……不……啊……不行了……啊……要……要来……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欧曼玲紧紧抓住床单,双眼紧闭,阴户不断挺起,越挺越高,全身颤抖不停,娇喘连连。淫穴也不断收缩,吸吮着儿子的鸡巴。儿子在这融化钢铁的温度,急剧收缩淫穴的刺激下,再也坚持不住,低吼一声,一股股精液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