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不伦恋情>妈妈心爱的儿子

妈妈心爱的儿子
叮铃」,儿子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舅舅发过来的视频终于传输完
了,爲了以后还可以回放妈妈被玩弄的视频,还是先保存一下吧。

    儿子打开定制的1000T硬盘,画面弹出各种各样的文件夹,分别有监狱,
课室,医院和爸妈家的,儿子保存视频的时候,一直在纳闷:「妈妈这几年抽出
这麽多空閑时间到处慰劳那些变态的猥琐佬真是不容易,自己却弄得一身都是伤
痕,不过爲什麽每次被人打得乳房下垂的像块烂肉都能很快恢複过来呢。有点想
试试锤子呢,不过怕是会把裏面的脂肪都打出来吧。」
    
    妈妈每次玩完之后都是清晨或是半夜被爸爸送回来,总是偷偷摸摸的一瘸一
拐回来,多数是早上,一个晚上已经很难满足妈妈了。

    一回到家,妈妈就马上把衣服全部丢在洗衣机裏按静默快洗,然后快速的清
理身上的痕迹,再悄悄的掀起被窝,蹑手蹑脚的躺在儿子旁边,轻轻的吻一下云
杰的额头再慢慢地陷入沈睡,生怕把儿子吵醒看到满身伤痕会心疼。

    然而这一切儿子都了然于胸,他早早就在家裏各个角落安装好了高清摄像头,
就连每次妈妈小便的时候,儿子都要拿出手机仔细的看着那一串串清澈的小水流
从蜜洞裏面流出来。

    儿子爱死了妈妈的身体的每一寸,高挺的酥胸,洁白无暇的大长腿,还是带
有小酒窝的迷人脸蛋。
    
    打开舅舅发来的视频之后,首先出现的是面包车裏面的环境,儿子能描述出
来的就只有两个字,混乱,车身到处都是各种汙渍,可能是液体残留下来的,还
有工具敲打过的痕迹,磨损还是挺严重的。

    各种各样的情趣工具被渔网包住放在角落。儿子粗略一看,依稀看得出有几
根带有带有很多汙渍的突刺狼牙棒,像是被使用之后就没洗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堆各种大小,形状不一样的跳蛋。让儿子讶异的是居然还
有四根棒球棍在裏面。从棒球棍上面那些白色泛黄的汙渍看出来并不是用于打棒
球。

    儿子一下子醒悟过来。这些应该都是妈妈上次用完之后忘了洗的吧。这骚蹄
子,待会要记得洗啊。不过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都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了呢,他
们应该在用了吧。

    回过神来之后,儿子继续按下了播放键。

    画面一转,裏面的五个人都笑着挥手好像在跟儿子打招呼。舅舅首先开了腔:
「姐夫好,我叫舅舅,这个视频按照妈妈姐吩咐,给姐夫介绍待会的参加par
ty的成员,妈妈姐说这样子可以让姐夫放心。那就从左到右介绍一下吧。」

    儿子哂然一笑,「妈妈对我总是这麽贴心。」
      
    最左边那个是儿子已经比较熟悉的爸爸:「姐夫,我是爸爸啊,我们这麽熟
了就不多说了,待会我负责用车座后面那些小工具伺候妈妈姐,一定让她小穴松
的彻彻底底哈。」
      
    接着是表哥,真是名副其实,指甲的汙垢都快挤得弹出来了,「我叫表哥,
大兄弟,你放心,我刚从劳改出来,道上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号,我一定不会让筱
莹受到伤害的,我只会让她爽的走不了道。呵呵,上次妈妈装作我的马子来看望
我,可是大大给我涨了面子。那次20几号人每人轮了妈妈下面两个洞好几次都
没让她求饶啊!最后她还说每月一次的监狱慰劳会不够安慰我们,让我出来之后
带着兄弟们找她叙叙旧。大兄弟,你还真别说,妈妈老师是真的厉害,不过是练
过的,当时我们下面被她那张小嘴吸得硬的受不了但是什麽都射不出,最后我们
只能每个人轮着用那种粗糙底子的鞋子用力拍妈妈的小穴让她高潮。拍完之后,
妈妈老师的小穴又红又肿,可是还是跟水龙头一样冒水啊,真是个水灵的妹子。
这次我一出来就马上就找她了,没办法,最后妈妈光着身子用小穴夹着我们的臭
袜子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的,那两条腿白的实在让我心痒痒的。这次我要让妈妈好
好舒服舒服。我还有几个兄弟在那裏等着伺候妈妈。」
      
    儿子心裏咯噔一下,又想起之前妈妈那次去慰劳监狱裏面的劳改犯,回到门
口的时候站都站不住了,还是儿子扶着到厕所清洗的。情况跟表哥描述只有半分
像。哪裏是20人,妈妈说那时候几乎一百多人了,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轮了
几次。要不是表哥是话事人,单独再叫了自己的十几个心腹玩妈妈,妈妈下面怕
是要废掉。

    不过回来的时候也差不多了。妈妈在厕所裏面裏面从小穴拿出来的可不止是
臭袜子,还有啤酒盖,烟头在裏面的子宫,阴道裏面还有几条髒兮兮的男士内裤,
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阴道已经扩张到我几乎两只手都能进得去,怪不得能把那些东
西放到子宫裏面,要不是用几个监犯的带着厚底的鞋塞住妈妈的阴道口,裏面的
东西早就掉了出来。

    拿出来的时候,妈妈得意的眼神和嘴裏说出来的话让儿子永远都忘不了:

「儿子,你老婆是不是很棒棒啊,今天我被操了两百次耶。那群废物吃药都满足
不了我。啊哈哈。你知道吗,他们都是三四个人一起操我呢,几个月没有性生活
的他们,鸡鸡硬的要死,跟石头一样,不过是好热的石头。我被他们顶的像是用
石头自慰一样。其中有一个叫表哥的最棒了,又长又大。他一个人就能塞满我的
菊花,他躺在地面顶着我的屁眼,顶的我都灵魂出窍了。上面那两个男的虽然一
起插我的小穴都没有他那麽刺激。我感觉他要是能来我们家裏操我小穴,我可能
真的要他给我受孕啊。儿子,不如我们要一个孩子吧。我可以叫那些操的我很爽
的都来我们家裏的。就在我们卧室,你看着他们一个个把精子射到你老婆的子宫
好吗?从我被那些髒兮兮的丑男人受孕到孩子出生,我都要你陪着我好吗。」
    
    儿子每次想起妈妈这段话都有股莫名的感动,这是妈妈对儿子一生的承诺,
不管外面那些人怎麽把妈妈当成性玩具一样淩辱,她都是专属于儿子的妻子,一
个简简单单的教书育人,时时刻刻想着自己老公的小妻子。

    不过说实在话,能听到妈妈对他这麽深情的表白还是因爲表哥带着兄弟们狠
狠的搞了妈妈12个小时,虽然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两腿都合不拢,大量浓稠
的精液透过臭袜子渗出小穴流满洗手间的地闆,但是儿子一点也没有怨恨表哥这
麽玩弄妈妈,反而有点期待的看待会表哥怎麽开发妈妈的身体,是把妈妈的下面
两个洞扩到放两只手进去还是把上面的乳房打成鬆软的面团,妈妈一直说她的奶
子太大老是引很多路人意淫她呢。

    要是把妈妈的奶子砸的很长一段时间挺不起来就好了,这样儿子就可以每天
轻轻的帮妈妈揉,而不是只能撸着肉棒看着那些陌生人用擀面杖「砰砰」声得砸
的妈妈一脸癡迷的呻吟。
    
    接下来就是长得没有丝毫相似的双胞胎堂弟叔叔,一个肥的要死,脸上的脂
肪快要把嘴全给包了起来,脸上全是荷尔蒙激发的痤疮,但是意外的全身的脂肪
都没有平常人那样软,反而厚实无比,跟肌肉有的一拼。

    「姐夫,是我啊,堂弟,他是叔叔。你可能有点记不清了,我是去年跟叔叔
一起在擂台上跟妈妈姐比武的那对兄弟啊。虽然每次上擂台的时候都是几个人一
起跟妈妈姐对打的,不过我们是唯一一对能把妈妈姐的奶子打爆的啊。虽然后来
她还是赢了,但是要不是妈妈姐跟我们打赌我们用手臂插她小穴菊花一个小时都
不会晕,我们是不会那麽容易被打赢的。不过说来也是我们好运气吧,之前擂台
上的七个人都把妈妈姐的小穴踢的喷尿好几次了,她居然还站的起来,更过分的
是还扎个马步挑衅别人。每次被人用膝盖狠狠撞小穴撞倒之后,还自己趴着撅让
人更方便的踢,你说这谁能想到是妈妈的计谋啊,硬生生的把人给累坏了,不过
妈妈姐的小穴都肿的不成样子了,那条缝都被红肿的阴唇挤得没有了。那两片本
来是粉红的阴唇都是淤青,紫的发黑。那时候妈妈姐已经疼得都站不稳了,双腿
要张开着用手撑着地才能站稳。不过妈妈姐的力气确实有点大啊,我们都膝撞,
肘击妈妈姐的脸到她倒下好几次了,可是每次趁她倒下我们使劲用拳头砸她奶子
的时候,她居然还有力气抓我们的脚绊倒,可把我给气坏了。要不是我们脑子一
热,也不会抓着脚踝让妈妈姐倒立起来,我们也没想到我们两兄弟两条肘子都已
经插进妈妈姐的小穴和菊花了,妈妈姐居然还能有力气抓着我们的肉棒撸,一下
子把我们的精气给洩了。可懊悔死我了。姐夫,这次我们两兄弟可是準备好了,
妈妈姐放出话来了,谁能让她最舒服,谁就能在她家给她受孕,您就瞧好喽。」
    
    「额……」儿子揉着太阳穴,脑壳疼啊,「这妈妈怎麽老想着让那些野男人
给她受孕啊,没几天就要被人扩一次的阴道能护的住宝宝吗,这傻妞。Emmm,
怎麽我也有点期待她挺着大肚子被人三明治呢。」

    堂弟话音刚落,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爸爸一拉开门,儿子却呆住了。
妈妈裙子的吊带已经被拉下来了,裙子的下摆也被卷起来到了腰上面,像是薄薄
的救生圈一般微微托住那对已经充满红色手印的巨乳,从小穴那裏流出来的液体
已经蔓延到了小腿,妈妈弯下腰用手指刮了几下,又放到嘴裏细细品尝。
    
    「我已经跟那些保安们打好招呼了,以后你们来我家直接跟他们说去操妈妈
老师的就好了。」妈妈笑眯眯的说。
    
    「他们这麽简单就让你搞定了?」舅舅不解。
 
    「简单个屁哟,以后我每次进出门都要先去保安室那裏被集体轮奸了还简单,
好歹我也是个老师耶!被人知道我每天要被那群没文凭的畜生轮奸两次,我还用
活吗?刚刚明明是他们受不了秒射还怪我光着屁股诱惑他们,还用电棍电我子宫
说要给我放鬆放鬆,我现在阴道还麻着呢。这群变态,一边电我一边踩我咪咪,
痛死了。」
    
    车裏的人听了脸上阴晴不定,因爲裏面的人最高文凭是爸爸,初中毕业,其
他人都是小学阶段左右就出来混社会了,表哥算是比较「成功了」,混的整个四
九城还有点名号。

    表哥开了腔:「妈妈老师,我小学都还没毕业呢,要不您先上车来教我点知
识?」

    妈妈一边揉着刚刚被人用甩棍打了十几分锺的乳房一边问:「教你什麽,教
你怎麽操我吗?」

    表哥一愣一愣看着那对巨乳变化着形状,眼睛逐渐变红,突然从座位弹起来,
手掌已经握成了爪子样抓向妈妈的奶子,另外一只手突起两只手指插到妈妈的小
穴裏面,一用力,妈妈这一米七一的身子疼的像是煮熟的虾一样弯着身子被表哥
弄上了车。

    妈妈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还是想不到自己将近一百斤的体重还是这麽容
易被表哥擡起来了,这要是全力砸自己的咪咪,怕是真的要摊成一堆烂肉给儿子
好好保养了。
    
    衆人看见妈妈被弄上车之后,迫不及待的关上车门,衣服也不脱一窝蜂的涌
向妈妈,眨眼间就只能看到两只雪白的手臂伸出人堆,两只手轻轻的抚摸着不知
道是谁的看起来几天没洗的头,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妈妈躺着,腿被正面压到了双肩上,跟双乳只隔着两只手掌,那两只手掌青
筋毕现,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得出手的主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挤压手裏的乳房,乳肉
已经被挤压出填满了指缝,感觉下一刻就要爆开。

    表哥最幸运,一个人占据了妈妈的小穴和菊花,舌头灵活的钻进小穴裏面,
其他人只能使劲的啃咬,揉捏妈妈的屁股,腋窝的地方。
    
    「嗯哈~好痒啊,表哥,你的舌头好长啊,都快舔到我子宫口了,对~继续
用你的牙齿咬我的阴蒂~嘻嘻……爸爸你的口越来越臭了,我好像有点上瘾了。
好了,孩子们,你们弄得老师不上不下的,让老师来教你们一点东西,嘻嘻。古
鹰,你过来躺下,免得我被你奶子闷死。」说完,妈妈轻鬆的把四五个大汉推开,
让堂弟躺到被调到105度的座位上。

    「哇,你个死胖子做了入珠吗,怎麽鸡巴这麽大,20厘米了吧。」妈妈爱
不释手的样子让堂弟的怪物肉棒越发坚挺。
    
    「哈哈,上次我不是用手臂把妈妈老师的小穴给弄鬆了吗,我本来打算弄大
一点直接捅进妈妈老师的子宫的,谁知道你这麽快就恢複过来了。」

    妈妈兴奋到泛红的脸颊不停摩擦着胖子硕大的鬼头,后边水龙头滴水一样的
小穴被表哥当成水源一样吮吸。

    「就凭你也想弄鬆我的小穴啊,想得太多了吧,我能被像马屌一样的机器捅
一天耶,下次我让你看看我怎麽被两个像马屌一样的机器操我的小穴好不好,很
刺激滴哦。在上面挂两条绳子牢牢地绑住我两个奶子的根部,然后下面就是两根
像马屌那麽粗的金属棒,还有放电功能哦。本来我还怀疑我能不能让两根棒球棍
那麽粗的金属棒插进小穴呢,可是儿子好像知道我在怕,突然就鬆了绳子,幸亏
我掉下去之前已经对準了,不过掉下去之前,我离着那两根东西还有20厘米高
呢,掉下去的时候,那两根东西一下子把我子宫顶的移了位,菊花也被捅出血了。
还好那两根东西有30厘米粗,我坐在上面稳稳当当的,掉不下去。可是那两根
东西还连着一个强力马达,听儿子说好像跟车子的马达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知道我的肠子每秒锺都要被两根柱子撞两次,那时候我被两个马屌一样的柱
子捅的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翻白眼,别人看到我口吐白沫都以爲我晕了,但是我
之前就叫他们不要管我了,所以他们就乖乖地看着我后仰着头,垂着手,被两只
马的肚皮贴着操。其实我意识还有,一直在想用机器捅小穴真是太厉害了,能把
一个快一百斤的女孩子撑在半空操耶。最后我就用小穴坐在两只假马屌上面悬在
半空被草,不知道喷了几次尿,但是菊花被捅着捅着都不流血了,真爽,好想再
让一次那个机器殴打我的子宫一次啊~可惜那天我让他们连续开了一天,没想到
我的肚子还没烂呢,他们反而坏了。我已经吩咐他们重新改装那个机器了,把那
两根柱子改成鸡巴的样子,然后再在上面加装一个放电的小柱子,这样一定能穿
过子宫口在我子宫裏面放电,好好麻痹一下我的子宫,这样你们说不定就更容易
让我的卵子受孕了呢,嘻嘻。后天我就去问问他们改装进度怎麽样。」
    
    妈妈用屁股轻轻顶开表哥,一翻身,两条大长腿跨在胖子两侧,用双手扒开
菊花对準胖子的大肉棒,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残留的精液,「胖子,
你说你能不能像操女儿一样操的我叫你爸爸啊?如果能操的我叫你爸爸,我就给
你们两兄弟当两天的家庭教师,只要不弄死我,随便你搞,钉子,带刺马鞭都可
以用哦。」
    
    胖子听到马鞭两个字就已经受不住了,双手握住妈妈的腰使劲一拉,20厘
米的棒状物「璞」一声全根没入妈妈的菊花,妈妈整个身体被拽到胖子的怀裏,
两条腿被甩到空中,胖子眼明手快一下子握住使劲一掰,两条腿已经从正面被压
倒了妈妈的身后,还是大开着130度。

    妈妈的两片薄薄的阴唇已经被迫分离在两侧,完全失去了遮掩洞口的功能,
其余衆人能清楚看到妈妈通红的阴道残留着保安们的精液,仔细看,还能看到子
宫口已经兴奋的一开一合的欢迎着精子的进入。

    妈妈被全根没入的时候感觉有点玩大了,之前来的时候就简单灌了一下肠,
肠子倒是挺干净,但是完全没用过啊,没想到胖子怎麽受不了刺激,一下子捅进
去,感觉胃都被他顶到了,全身像被是撕裂一样,不过好美妙啊~这种感觉,要
不要叫他爸爸呢,让他再用力一点,然后跟他回家两天继续用他的手臂捅我的小
穴,那次被他捅的一天都下不了床的感觉太爽了。不行,感觉其余人还藏着很多
招呢,再试试他们吧,看看他们谁最适合让我怀个野种,嘻嘻,老公知道我在筛
选他的野种一定很开心。
    
    妈妈左右手分别插两根手指进小穴裏面,微微一拉,阴唇带着穴肉被翻到了
外面,眼神迷离的被底下的胖子顶的大幅度的起起落落。「同学们,你们觉得筱
莹老师这裏放得下几根肉棒呢?」

    表哥离得最近,立马弹起来拉着妈妈的手对準目标就是一捅,噗嗤一声,肉
棍捅入的瞬间把淫水几乎是挤得喷洒出来。瘦的像个人干一样的叔叔倒是灵活,
一下子把妈妈的手从表哥那裏拿开,又跨在妈妈的上面。

    表哥平时很霸道,现在倒是挺配合的,稍微停下来,让叔叔先是用两个大拇
指抓住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拉开,勉强张开一点点缝隙之后用龟头使劲顶上去。筱
莹像是带着欣慰的看着这两个好同学慢慢研究,当龟头进去一半之后,叔叔回头
示意了一下表哥,又转到前面盯着妈妈说:「老师,準备好受孕了吗?」

    还没等妈妈回过神就是和表哥使劲一顶,妈妈还没说呢,胖子已经开了口,
「卧槽,你们这两个畜生,差点没把我顶出去,妈妈的小穴和菊花之间那层膜怎
麽薄的像张纸一样。」

    妈妈不说话是因爲已经翻了白眼,脑子裏就只有子宫口的感觉,两根形状各
异的肉棒已经把小穴塞得满满的,不管是G点还是阴道壁被满是汙垢的肉棒狠狠
沖撞,阴道壁瞬间被两根肉棒沖挤扩张的感觉让妈妈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样。
唯一的担忧可能是怕这两个人这麽髒,会不会影响精子的存活啊,不过那些汙垢
倒是让自己挺爽的,算了,下次再叫他们洗完澡之后狠狠捅一下自己吧。
    
    两个人一开始配合还有点差,不过几次之后就掌握了对方的节奏,爲了能更
持久点,他们选择了一进一出的方式,但是妈妈就不一样了,底下死胖子一点节
奏都没有的使劲乱捅,还是入了珠的肉棒,把妈妈顶的魂都没了,前面又是髒兮
兮的两个人一起捅紧緻的小穴,表哥的阴囊跟鹅卵石一样不停的拍着妈妈的大腿
根部,叔叔又爲了能更好的抽插,微微倾向妈妈那边,每次抽插都能紧贴着阴蒂,
每一次又硬又髒的阴毛摩擦妈妈的阴蒂,她都能强烈的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群只
知道交配的畜生强奸,而她只是一个具备双博士学位的肉便器,唯一的职责就是
生育更多的畜生来操自己。
    
    过了几分锺之后,妈妈总算稍稍适应了这种节奏,开始有意识的扭腰,找更
适合的姿势去服务这三条肉棒,还没开视频直播呢,儿子怕是有点着急了吧。筱
莹一边撸着爸爸和叔叔的肉棒一边说:「筱~莹老师~有点饿了~啊啊~这对~
啊~奶子可能~会变小耶~~怎麽办,你们~一个人喂我吃鸡鸡,一个~人帮我
~按摩一下好不好嘛?」

    舅舅不愧是舅舅,全程从头到尾被别人抢先一步,爸爸闪到后面用舌头好好
在妈妈的樱桃小口裏面搅动了一番后,用右手抓住妈妈的柔顺长发使劲一拉,筱
莹啊的一声脑袋向后倒去,爸爸的肉棒倒是普普通通的,就是龟头有点大,还有
点小疙瘩,可能是之前性病留下来的后遗症。

    爸爸调整肉棒,没有丝毫的练习,对準喉咙使劲一捅,期间还撞到妈妈的扁
桃体什麽的,但妈妈好像训练有素一般,一下就调整过来,使劲吞咽着爸爸的肉
棒,努力的感受着那些疙瘩带来的快感。
    
    舅舅没办法只好又跨到妈妈的上面,用双手抓着两个躺着都能坚挺如常的奶
子打着奶炮,但是好像是有点懊悔自己每次都这麽迟钝,手也不自觉的变成爪子
样左右手抓着乳房的两侧,八根手指头却深深地陷进了乳肉裏面。

    舅舅使劲的用那两团白哲鬆软的肉团上下的挤压揉搓自己的肉棒。妈妈眉头
一皱,用手推开爸爸说:「舅舅,你先松开,我是让你帮我按摩,你这样抓着她
们,我奶子都要被你挤出奶水了,我可不要每次上街都要漏奶。来,我教你。」

    妈妈一手握住舅舅的肉棒揉搓,一手用两个手指头夹住自己粉红色的乳头,
把自己的乳房拉到差不多有十厘米高之后,说:「来,用你最大的力气扇。啊~」

    舅舅这时候又不蠢了,还没等妈妈回过神来,自己又夹着妈妈另一个乳头,
使劲拉长,直到妈妈身体都要被拉起来后,另一只手又是狠狠的一拳。打的妈妈
又是一阵失神,全身摊在胖子身上仍由他们四个人蹂躏自己。

    爸爸知道要等妈妈回神过来怕是还要一段时间,就两手握住妈妈的脖子,对
準鸡巴就是狠狠捅下去,像是用飞机杯一样,关键是这飞机杯还能看到自己的鸡
巴形状不停地浮现又消失,还自动渗出液体润滑,底下还有迷人的小鼻子给自己
的睾丸按摩,人间天堂啊。
    
    车厢外面,路过的衆人看到车不停的震动一开始还以爲是车震,但是这种震
动又不一样,仔细观察还有四种,但路人哪有心思观察这种小货车,多半是几个
小孩在裏面胡闹吧。
    
    而车厢裏面,从外围只能看到一只幼嫩的小脚从一堆裸体大汉裏面伸出来抖
动,另外看不到的那只正在一个丑陋的胖子嘴裏被牙齿撕咬,奇怪的是这娇嫩的
皮肤特别有韧性,不管怎麽咬最多是出现红彤彤的印子,偶尔隐约有点小血丝。

    而妈妈的双手一直帮着舅舅打手枪,让他能空出手来好好用拳头和爪子帮自
己的奶子好好「按摩」,另外一只手则撑着座位让自己更容易扭动水蛇腰配合小
穴那两根肉棒可以顺利的沖击自己的子宫口,要是射精的瞬间能喷到子宫裏面就
完美了呢,妈妈这样想。菊花就任由那个死胖子怎麽搞了吧,居然还特意入了珠,
不管怎麽动都已经把直肠真的给搞直了吧,妈妈看似无奈的自己安慰自己,但潜
意识还是很享受胖子这种放肆的玩弄自己,因爲这种被玩坏的感觉是妈妈最享受
的。如果喉咙不适被爸爸捅的几乎连呼吸都不能的话,妈妈可能还要面带感激的
给胖子舌吻。
    
    从上车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分锺,妈妈的小穴周围已经满是泡沫,「噗
嗤噗嗤」的伴随表哥和叔叔的抽动被拉进小穴又被制造更多的挤出来,甚至阴道
壁都已经被肉棒抽离的带出来,还顺带着挥洒出一些不知道属于谁的体液,四个
人的下面逐渐彙成一滩水涡。

    妈妈感觉全身的敏感带都被激发了出来,不管是被扇的到处乱飞的奶子,还
是被顶到深处的肠子都传来一波波的快感,但是冥冥中想起儿子还在家等着直播
呢,不免的小穴一紧,居然把底下最上面的叔叔给夹得高潮了。
    
    叔叔低吼一声仿佛打开了天堂的大门,表哥也随之放鬆了精关,使劲喷洒自
己的精华,其他人都承受不住这个淫妇带来的愉悦,纷纷发出各式各样的呻吟声
交出自己的精华。

    而妈妈感受到子宫传来一阵阵的滚烫之后,再一次高潮到翻白眼,口水也止
不住的蔓延到脸颊,嘴裏隐约传出些许字句:「啊~这群牲畜~ 美死了~」
    
    过了将近一分锺后,率先醒过来的还是妈妈,两条腿塞到表哥和叔叔的嘴裏
不停搅动:「醒啦,醒啦。」

    两个人回过神来之后,闻到妈妈脚上传来的独特肉香,又止不住的握住脚踝
使劲舔弄啃咬。妈妈被他们弄得没好气的说:「你们还没玩够吗,我小穴还酸着
呢,赶紧把直播弄好,我老公要是急坏了,我就弄死你们呦!」

    表哥还在用自己的脸使劲蹭着妈妈的脚掌:「急坏了就坏了,我娶你,让你
每天都舒舒服服。」可是下一刻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大力撞到车身,定睛一看,
自己的眼珠已经被妈妈的食指顶着,就差那麽一毫米。

    「听着,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怎麽理解我的心情,以后再让我听到任何伤
害到我老公的字眼或者我知道你在背后搞什麽小动作,你,死定了。」妈妈阴冷
的声音让表哥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在开玩笑的,如果下一秒不认错,可能真的会被
她挖出眼睛。

    表哥想不明白前一刻还是被人随意操的婊子,后一秒就成爲了杀手一样的人,
表哥这个黑帮头目隐约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确实带着几条人命。

    表哥几乎一瞬间就颤抖着从嘴裏逼出几个字:「我我我,我错了,我,一定
不会做什麽的。谁敢动姐夫,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转眼间,妈妈已经恢複到笑眯眯的原样,站着一边揉着自己的乳房一边说:
「舅舅,你也太狠了吧,我们都没出发你就把我奶子打的这麽多淤青,你们三个!
过来帮我揉揉!」

    见识到刚才那一幕之后,舅舅忙不叠的几乎是闪现一样站到妈妈的后面,古
鹰两兄弟则坐到妈妈的两侧,三个人细緻的轻轻揉捏那些淤青的地方。

    妈妈眉头一皱:「刚才你们玩我的气势呢!不会这麽快就没了吧,使劲揉,
不然怎麽消淤血啊!」

    妈妈双手覆盖住他们的手然后使劲按,三个人的手居然感觉有点痛,舅舅出
奇的反应其他两个人一大截。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会用力的。」

    妈妈这才鬆开手,左右摊开放在堂弟叔叔的脖颈。

    「小虎子,你和死胖子过来帮我揉揉下面嘛,酸死了,你们太不心疼老师了。
爸爸,愣着干嘛啊,还不弄直播,我老公急了我就饶不了你~」

    表哥和表弟倒是挺上道,把妈妈的腿拉开170度放在堂弟叔叔腿上,两个
人分别用三根手指头使劲插在小穴和菊花裏面搅动,「噗嗤噗嗤」声又在提醒衆
人这个小穴裏面还有几十亿的精子在到处寻找卵子。
    
    爸爸摆弄了几个开关之后,屏幕终于出现了妈妈心爱的儿子,看到儿子挤在
一堆的眉头,和已经拆封的纸巾,知道儿子已经担忧多时了,连忙开口:「儿子,
我可以看到你了耶,你看到我了吗,他们掐的我的咪咪好痛啊,小穴和菊花也被
他们捅的关不上了呢,都怪刚才机器不行,我让他们更卖力的玩我给你看好不好,
你消消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