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 浪漫刺客 之 世界第一美女

浪漫刺客 之 世界第一美女
本篇最后由 asura10000 于 2018-4-26 15:47 编辑

娜月殿下,您太女王了,我好害怕!

告别了恶魔少女后,我慢慢的往大陆联盟的总部走去。

等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果然,如恶魔少女所说,魔族对联盟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大陆已经彻底陷于恶魔的掌控之中了。

联盟中的最后一批人四散了开来,但大陆之大,却没有他们的藏身之处。到处都充满了魔族的身影,到处都是绝望之地。

通过特殊的消息渠道,我知道了莱菊夫人现在还平安无事。我鬆了口气,她是我少有的几个在意的人之一。像她这样的炮友,我不想失去呢。

我在準备去见莱菊的时候,遇上了一支精灵部落的撤退部队。这支部队基本上已经是最后的精灵族族人了。

在这支部队里,我发现了半精灵少女@#X¥*¥的母亲,精灵族女皇--

娜月殿下。

不愧是大陆上最漂亮的女人,在一看到那后,也略略失神了瞬间。

最美这个词,除了她,这大陆上还真的再也没有哪个女人配的上拥有。

只要一看到她,你脑海中一切和「美丽」有关的词就会刷刷的全往她身上套去。

即使这样,你依旧会发现你所有的词依旧无法形容她的美。

精灵女皇,娜月殿下。一头金色的长髮,精灵特有的纤细修长的体型。以及她脸上琼鼻间的指痕。

这种指痕叫「怯颜」传说一个精灵女孩出生时,其美丽程度连其母亲都感觉震惊时,就用指甲在她鼻子两侧划上指痕,以免女孩被天所妒,红颜薄命。

在看到她后,我改变了马上去见莱菊的主意。而打定了主意,跟随在这支精灵队伍边上,和她们一起逃亡。

不过很快我便觉的,和这些精灵命一起逃命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

魔族的追兵对这支拥有大量漂亮精灵的队伍相当友爱,他们几乎是日夜不离的跟随在这支队伍的身后。

落队的精灵们会马上被魔族追兵扑倒,就地正法。

所以我们在逃亡的时候,还常常能听到从后面传来的精灵MM的惨叫。

整支精灵族的残余人马也没有抵抗多久,一个个倒在了逃亡的路上。

最后,精灵女王似乎绝望了,她遣散了身边精锐的精灵待卫,吩咐所有人分散开来逃命。

虽然精灵待卫们不愿意离开精灵女王。但不知道精灵女王和他们说了什幺,这些精灵待卫带着坚定的表情,分散开来逃命去了。

不知不觉,整支逃亡的人马中已经只剩下了我和精灵女王。

跑了一天后,似乎暂时甩去了追兵。

我和精灵女王娜月殿下躲在山林里,连火也不敢生。因为只要有火光就可能将魔族吸引过来。我们只是啃着自带的乾粮。

终于,只剩下我和精灵女王了呢。

嘿嘿嘿嘿……

得意的淫笑……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关于精灵女王的一些信息。


   ***  ***  ***  ***


娜月,精灵族的女王。世界第一美女,拥有三个女儿,经历过三任丈夫。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一位纯血的男性精灵,三百年前他与娜月女皇恩爱,生下了一位纯血的精灵女孩。

不过在两百年前,这位全大陆男人都羡慕并嫉妒的男人,因病去世--

或许是因为诅咒他的人太多了的原因吧--

娶了当世最漂亮的女人,肯定会有很多男人日夜里都在诅咒他的。

所以,这位精灵男士在全世界男人的诅咒很乾脆的离开了世界,不带走一片灰尘。

据说,在这位精灵男士挂掉后,世界上一片哭泣声--

当然不是为这位年轻精灵的死而悲伤,而是天下男人喜极而泣的哭声。

这位纯血的男性精灵去世时,仅五百岁。对于人类来说这已经长寿无比了。但对于拥有两千年以上生命的精灵来说,这样的寿命相当于人类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属于英年早死。

丈夫的去世给了娜月女王极大的打击,从那以后她守着亡夫的灵位,将一切精力放在治理精灵族的事项上。

本以为一生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在一百年前时,人族的英雄,当年差一点就统一全大陆的王者金狮子王出现在精灵女王的视线中。

金狮子王凭着自己的英武之姿,打动了精灵女王沈封的心,两人最终结为伴侣,甜蜜的生活了七十年,一生也算恩爱。

娜月女王的第二名女儿,在这个时间出世……

金狮子王一共活了九十四岁,年老去世。对于人类来说,这算是寿终正寝。

但问题是,娜月殿下是一名精灵。她的寿命可以长达两千年,金狮子王去世了,她却依旧风姿绝世。

普通月精灵的寿命可以长达两千岁,而且她们的容貌只在生命尽头的最后几年才会老去。一百年,对她们来说太短暂了。

爱人金狮子王去世后,娜月女王的心也冷了。

但是,年轻的达罗罗大师又出现在她的世界中。两人继续磨擦出火花,最终有情人成眷属,并在期间生下一女。

就是那个名字複杂到让我无法发音的半精灵少女。相当不错的一个少女,只是傻了点……

总的来说,以上,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关于世界第一美人娜月女王殿下的爱情史。

说实话,我在感觉娜月女王蛮可怜的同时,还感觉她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她和人类谈恋爱有一次经验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来第二次?

明知道人类短命无比,她还是要和人类轰轰烈烈的恋爱一翻?

或者说,其实那一切娜月女王的都是表面现象。真相是--

娜月女王生性风流,但身为精灵女王的她需要维持自己的形象。所以她想到了将主意打到短命的人类身上?

毕竟人类太短命了,几十年的时间就挂掉了。

这样一来,精灵女王娜月殿下不就可以隔几十年就找一个英俊的人类少年?

以上,是我个人的猜测。


  ***  ***  ***  ***


「我们,还要继续逃吗?」

精灵女皇强打起精神来,朝着我问道,即使是在逃亡,她依旧风姿动人。丝毫无损她天下第一美女以及精灵女王的风采。

「继续逃吧,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什幺办法?现在只希望能找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让魔族找不到我们。就暂时安全了。」我伸了个懒腰,回道。

「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吗?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想凭着你的本事应该不可能不知道,谁都可能逃的掉,唯有我是不太可能逃过去的。」

精灵女王明眸闪亮,盯着我的眼睛:「你知道的吧,魔王路西法的命令。」

魔族当今的王--

路西法下达了一条命令。

路西法要求魔族生擒精灵女王,就算是她死了,也要带她的尸体回去。

我微愣,望着精灵女王。我倒是没想到,她竟然也知道魔王路西法的这条命令。

这命令我可是通过特殊的渠道从魔族口中得知的……

「妳认识路西法吧。」我嘿嘿一笑,路西法会下这样的命令,其中很有猫腻呢。

「两百年前见过一面。」精灵女王淡淡道。

路西法--

魔族的王。她在两百年前见过他一次。没想到如今,他竟然还活着。

两百年前,娜月殿下与自己的第一任丈夫恩爱的生活在一起。两个人形影不离,一日两人在野外游玩时,遇上了一个色痞子。

这色痞子见到当年的娜月殿下后,惊为天人,顿时产生了邪念。

娜月夫妇和他产生了争执,双方大战在一起。

最终娜月殿下的丈夫受了对方一掌,落下了病根,回去后不久就死掉了。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对方修练的竟然是黑暗斗气,娜月殿下的丈夫被黑暗斗气的腐蚀属性生生折磨至死。

而对方也不好受。娜月当时在他跨下的一剑,切去了对方的命根子。

这里的这个色痞子,就是现在的魔族之王--

路西法。

也不知道路西法后来是如何成为魔族的王的,只要他还是魔族的王,就不可能放过精灵女王。

「你……是13,对吧?我想委託你一件任务,可以吗?」

回忆了良久,娜月女皇突然转过头来,直直的盯着我,开口说道。

我顿时眉头一皱,警戒的望向精灵女王。

13这个身份,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起过。这世界上除了我和我师尊,不会再有人知道我的身份。

「不用紧张,我看到了它,就知道了你的身份。」

精灵女皇叹了口气,指向我的手臂:「罪剑--弒君。」

弒君,一直绑在我手臂上的无形之剑!一柄用肉眼看不到的剑!


  ***  ***  ***  ***


罪剑--弒君:

大陆上十大名剑之一,特殊剑类,长度不明,宽度不明,重量不明,製作材料不明,製作者不明,完全透明无色,挥动时悄然无声。

这是一柄最着名的不明之剑,从出现开始,前前后后刺杀过数十位皇者,其中更包括了精灵,兽人,人类的王者。

兽人族第一位帝王「比蒙大帝」,以及第一位统一人类世界的教皇,精灵一族的上古英雄「尤迪安」,全都倒在这柄剑下。

这剑是所有帝王的噩梦,还没有任何一位帝王逃过它的诛杀,它出世以来一直以刺杀帝王为目标,所以被称为弒君。


  ***  ***  ***  ***


「这柄弒君,是我亲手交给他的。他跟我说过,弒君在谁手中,谁就是当代的13。」精灵女王陷入了回忆。

不用说了,估计我的那死鬼师父和精灵女王有过一段过去。连吃饭的家伙竟然都是这女人送的。真是羡慕那老鬼,竟然曾经上过这世界第一美女。

「我应该要叫妳一声师娘吗?」我嘴角抽搐,问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一声师娘叫的也不差。」她轻轻叹了口气。

「妳要委託我杀谁?魔王路西法吗?」我揉着眉头,问道。我有属于自己的特殊消息渠道,关于魔王路西法与精灵女王之间的关係我隐约知道一些。

「是的。」她轻声道。

「报酬呢?」我出声问道。

「我如今只剩下一些首饰,够吗?」她出声问道。

「拿出点诚意出来吧,女皇殿下。凭妳的智慧应该知道那些东西不是我在意的,钱财乃身外之物,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拿着钱做什幺?」

我伸了个懒腰,道:「世界第一美女,我在意的只是妳的本身。只要妳能够满足我,我就出手。」

「你应该知道我怎幺说也算是你的师娘。」

精灵女王似笑非笑,这种笑容让我打心底里发毛……

我狠狠的摇了摇头,无论是谁,也别想阻挡我要操精灵女王的决心!

「啧啧,师娘的身份只会让我在干妳时产生超脱伦理的禁忌的快感。只会让我更爽而已。」

我啧啧道,特别是那死老鬼的女人,我上起来更是快感超倍,就算那死老鬼的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妇,我也不会放过的!

只要对方不丑……

更何况这女人还是世界第一美女精灵女王,我会放过吗?别做梦了啊!

「我不会成为你的女人。」精灵女王低下头。

「那就免谈。」

我靠在树上,说实在的刺杀魔王这活不是谁都能干的,就算是我,最多也只有六成的把握。

而且……

虽然我本人并不是很喜欢对一个女人用强,我一向认为对女人用强的男人是没有本事的男人。

但如果对方是世界第一美女的话,我不会介意用强一次的。特别是现在只有我们俩的情况。

「你不是在想着用强吧?」精灵女王突然笑道。

「……」

「你先别急着拒绝。」精灵女王轻拂过自己金色的长髮,露出了精灵特有的尖长的耳朵轻声说道:「我的身体可以给你,在你去刺杀恶魔路西法之前,我的一切都给你。」

「我的精灵族被灭亡了……我做为精灵女王,不会偷生于这世界上。」

精灵女王轻声道:「但在我死前,我想要报仇……覆灭我精灵族的原凶路西法,我无法容忍他活在这世界上。」

「你刺杀路西法的把握,只有六成吧。」精灵女王直直的望向我……

「差不多吧,虽然机会低了点。」

这个女人很可怕呀,我突然产生这幺一种感觉。

不愧是活了好几百年的女人,在面对她时我竟然感觉我毫无秘密可言。

「加上我的人头吧。」

精灵女王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脖子:「加上我的人头的话,你能达到多少的把握。」

「九成吧。」

我叹了口气……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她不会是,在看到我的时候,就已经在打算着这幺做了吧?

她应该在一看到我的时候就认出我的身份了。

然后呢,一直等到身边的人全都消失掉--

有被魔族抓获、也有被她悄悄遣散的。一直到就只剩下我和她的时候,她开始向我提出了我无法拒绝的要求。

她用自己的身体为代价,请我出手……

幸亏身边已经没有精灵族人了,否则的话不用等魔族人来,精灵族人就会先冲上来和我拚命。

等下,幸亏身边没有精灵族人了?

这幺说来,这些精灵族人不在身边也是她刻意安排的结果吗?

一切的一切,从最初发生的一切事情,似乎全在她的算计之中……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我不应该招惹她。

我错了……我想逃离她了……师父,你老人家的女人好可怕……

「足够了。」

精灵女王起身,脱去身上的轻纱,露出了那副让天下男人垂涎的胴体……

洁白无瑕、没有一点瑕疵的玉体!

「这具身体,你是现在就要……还是过一些时间。你有三天的时间……三天里无论你要怎幺样,我都会配合你……但三天后,你要带着我的人头去刺杀路西法怎幺样?」

「妳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我内牛满面……

招惹这位女王,似乎是我一生中犯的最大的错误。

「你师父当年也这幺说过。」

精灵女王轻轻的笑了,眸中充满着狡黠……

她轻轻来到我的身边,将那洁白的胴体依靠到我的身上。直到她贴在我身上时,我才发觉她的个子竟然极高,隐约间比我还要高出一线。

她抱住我的脖子,朱唇轻启,轻轻吻上我的额头,接着一路向下吻去……

从耳朵到鼻子、嘴唇、下巴、脖子……

她的身子一点点滑下,红唇一路从吻到胸口、肚子,密密的吻痕连成了一条直线……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光是靠着吻就能让男人获得如此大的快感。

她的红唇继续向下吻去,眼看着就要吻上我的肉棒了,我顿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感。

但她的唇却绕过了我的阴茎,反而用她的丁香小舌,舔着我的大腿内侧,沿着大腿内侧缓缓靠近我的肉袋……

下一刻,我只感觉我的肉袋被她的红唇含住,左边的睪丸已经被她咬入到嘴里轻轻的吸吮。

同时,她还常常用牙齿轻轻咬住肉袋皮,轻轻拉扯……

好爽啊……

我差一点又要像个娘们一样呻吟出来了……

不行,要忍住……

精灵女王由下往上朝我抛了个媚眼……

然后她的舌头沿着肉袋往上舔,一路舔过我的肉棒,她的舌头沿着肉棒上的青筋一路向上,最终小嘴咬住了我的龟头。

当她的嘴咬住龟头用力一吸后,我终于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实在太爽了,完全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终于听到我的呻吟声后,她的眼中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吸着龟头的小嘴也更卖力了。小嘴含着龟头的同时,舌头在嘴里绕着龟头不停的转圈。

她的纤手摸住我的两个卵蛋,一鬆一握,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蛋蛋。

真是要命啊,不愧是活了数百年的女人,这技术实在太牛了,简单的几个技巧配合在一起时,却带来超常的快感。

好在我意志力坚强,换成别的男人,绝对要早洩在她小嘴里了。

她那绝世的容貌光是含住你的龟头,在视觉上带来的冲击就足够让很多男人把持不住射精了。

含了一会儿龟头后,她的嘴又沿着龟头一路向上吻去。

然后纤手一推,将我推倒在地,让我坐靠在树边。

她慢慢起身,蹲在我的身上,将阴穴贴在我的肉棒上。

但却很邪恶的不将我的肉棒吞入,只是挑逗似的用外阴慢慢的磨擦着我膨胀的阴茎。

每当我受不了想要将肉棒顶上去时,她却总是巧妙的将屁股提起,让我顶了个空。

我的慾望被她挑拨到了极限,喉咙中都发出了咕咕声。

精灵女王微微一笑,看挑逗的差不多了。她伸出纤手握住我的阴茎,这才将我的肉棒引向她的阴道口。

然后一点一点的将我的龟头吞入到她的肉穴之中。

「喔……」

我满足的呻吟一声,正想挥军直入,杀她个片甲不留。

她却用纤纤细手压住我的肩膀,不让我的肉棒齐根而入。而是仅仅插入一个龟头。

接下来,她压着我的肩膀,身体来始小幅度的上下摇晃,她的阴道很紧,紧紧的咬住我的龟头,上下吞吐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的小穴在吃我的龟头一样。

「呜……」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纯洁的精灵,她才是恶魔,一个绝对邪恶的恶魔啊。

她总是将我的慾望挑拨到忍耐的极限,在我要爆发的时候,马上给我一点甜头,却又绝对不会让我马上满足。

然后继续用属于她的方式重新开始挑逗……

让我的慾望再次积累到极限……

她总是能轻易的掌握我慾望的极限,没到极限前,她绝对不会让我进入下一步。

妖精,她绝对是个妖精。

「舒服吗?」

她靠在我的耳边,咬着我的耳朵细声道。

「妳个妖精。」

我用手握住她的小蛮腰,再也忍受不住,下身狠狠一挺,整根肉棒一口气全都挤入她那温暖的小穴中。

「唔……」

她吐气如兰,下身配合着我的行动,轻轻的转圈,让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中搅动着。

「该死的小妖精……」

我双手紧紧握住她的蛮腰,下体来如像打桩机一样以极快的速度抽动起来。

我用最直接最蛮横的行动,野蛮的打乱了她的节奏。我用肉棒狠狠的轰炸着她的小穴。

「唔……真是……可爱的孩子……」

她的小脸埋在我的肩膀上,用牙齿轻轻咬着我的耳朵。同时她的手捏着我的乳头,轻轻的揉着。

这一场交欢已经变成了我们两人较量的战场。

谁也不肯输给谁,我们两人可谓是各显神通,施展自己的技巧。谁先高潮,谁就输了!

我的肉棒依旧快速有力的冲刺着,但却不是简单的蛮横冲击,我在冲刺时还有意识的进行三浅一深、两深一重等等的插法,争取带给精灵女王更大的快感。

同时我的双手离开了她的小蛮腰,我的右手上移握上了她弹跳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则悄悄移到了她的臀部……

我的左手探入到了她的臀缝之间,中指已经碰触到了她的后庭菊肛。毫不犹豫的,我的手指对準她的菊肛狠狠的捅入!

「呜……」

屁眼受到空袭,精灵女王咽呜了一声,阴道更是狠狠的一缩!

阴道、屁眼的双重刺激带来的快感也是双倍的!

我得意的笑出声来,下体的挺动再加卖力--

我要征服她!

还没等我得意够,我的屁眼也是一紧。

精灵女王她纤长的手竟然从两人交合处探入,修长的手指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狠狠的刺入到我的屁眼中,开始抽动起来。

我顿时感觉肉棒一胀,差点喷射出来。

「可恶,我不会输的,看我的超级奥义--一秒十下连击抽插!出击吧,小钢炮!」

我一把推倒精灵女王,两人的姿势成了女下男上之姿。然后我扛起她的双腿,腰间用力,肉棒快速抽动,速度之快已经形成了残影!

由于抽插的速度过快,精灵女王阴唇变被插成了鲜红色,阴道里的嫩肉也全被我的肉棒插的处翻出来。

「唔……」

精灵女王闷哼一声,双腿挣脱我的双手,改为夹住我的腰,缠上我的后背,用双腿控制我的节奏。

「唔……你知道,名器吗?」

突然,精灵女王潮红着脸,双眸含水,对我说道。

「当然知道,前不久刚尝了个「螺旋」。」

我得意的笑道,突然,我脸色一紧……

精灵女王这个时候说道名器,莫非她也是身怀名器的主?

「你猜对了……」

精灵女王猜出了我的心思,她妩媚一笑,道:「名器『春水龙珠』,请品鑒。」

名器「春水龙珠」,这个名器并不是一插进去就能马上体会到的,它需要在女方动情之后,血液流动加速时,才能体现出来……

话音刚落,我只感觉她的阴道口一紧,被插的外翻的阴肉一下子全都缩了回去,牢牢的咬住我的肉棒,阴道口和我的肉棒紧贴到一起,连一丝缝隙也没有。

精灵女王与我交合良久,肉穴里早就溢满了蜜汁,她的阴道口一咬,蜜汁便无法流出,灌满了阴道中,就像温暖的春水一样包裹着我的阴茎。

不止如此,「春水龙珠」除了春水外,还有龙珠!

此时精灵女王双颊发红,浑身发烫,像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可口无比。

随着她渐渐动情,血液加速,蜜穴深处有三粒肉珠渐渐突现出来。

这三粒肉珠随着精灵女王阴肉的蠕动不断的刺激着我的龟头……

「呜……」

我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肉棒剧烈的膨胀。

突袭,竟然如此卑鄙的偷袭!

在毫无準备之下,承受了精灵女王名器的偷袭后,我的快意再也压不住,射精感越来越强烈!

「你……要输了……嘻嘻……」

精灵女王明眸含笑……

「呼……」

就算是要输了,也要输的精采!

我用力抓住她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压到她的肩膀处。这个姿势会让她的肉穴最大程度的暴露出来,能让我刺的更深,更容易!

然后我整个人压在她的屁股上,咬牙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啪啪啪啪!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冲刺了多久,我只是咬牙强忍,尽量延迟自己射精的时间,每多延迟一秒,我输的也越精采,不至于让这个女人看小了我!

随着我的冲刺越来越有力,越来越快……

精灵女王双眸迷茫……最终……她发出了:「呜……」的一声长鸣。

她整个人抽搐了起来,一股阴精从她子宫深处喷了出来,沖刷着我的龟头。

她竟然在我最后的冲刺中,被我蛮横的撞上了快感的巅峰!

随后,我再也忍不住,一记狠撞,将龟头项到她子宫深处,滚烫的精液全数击打在她子宫壁上。

「呼呼……」

「呵……呵……」

我们俩人相抱着躺在地上,对视良久。

「哈哈……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我得意的捏着她的乳房。

「呜……是我失算了……」

精灵女王双颊潮红,瞇着眼睛笑道……

总的来说,我们俩算的上是棋逢对手吧……

「接下来的三天里,请不用怜惜我……我会尽量配合你的要求,请允许我用这将要逝去的身体尽量的满足你吧。」

精灵女王轻轻的抱住我,将我的头埋入她丰满的乳沟内……

第二天夜里,在一场疯狂的交合后精灵女王自起了身子,看着躺在她身下喘着粗气的我媚眼含春的说道:「少年,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晚上能稍微休息一下吗?」。

「难道妳想爽约?世界第一美的师娘及女王陛下。」

「呵呵……你以为我是你们人类吗?总是背信弃义,我们精灵族可是会用生命来守护我们的承诺。」

「那是为什幺?」我不解的回答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从现在起你就安心的休息吧,傻孩子。」一丝狡黠的微笑浮现在女王绝世的容颜上。

看到我脸上的失望表情,精灵女王安慰我道:「为了打发你的无聊,师娘我就给你讲讲我们精灵族的历史吧。」说完就抱着我的脑袋,温柔的放在她的大腿上,滔滔不绝的给我讲起了她们精灵族的起源以及上古的一些人类不曾知道的真相。

躺在世界第一美女的大腿上,听她讲故事也是一个不错的享受,我这样自我安慰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也许是和精灵女王干得太多的缘故,我这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三天夜里。

朦胧间我被下体的一阵快感惊醒,睁开眼便看见了精灵女王那粉嫩的玉蛤,此刻她正伏在我身子上给我品笛吹箫,感觉到我醒了过来,女王那柔媚销魂的声音飘了过来。

「傻孩子,醒了吗?师娘我今天可是要信守承诺了哦,你準备好了吗?别到时候吃不消啊,你可是好好的睡了一天哦。」

今天女王的装扮和两天前略有不同,虽然说同样是完美的身体,可她那又长又直的金髮此刻盘在了头顶上,比两天前多了一份成熟和妩媚,一根美丽的银钗固定着她那盘成一圈的金髮。

也许是压抑的太久,今天女王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竭尽全力的挑逗我,而是一开始便和我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不过从始至终她都骑在我的身上,那绮丽的乳波,在玉体上不停滴落的香汗,如同一副活色生香的油画刺激着我的性神经,压抑了两天的肉棒如铁杵般狠狠的在女王肉穴中冲撞。

这时动情的女王记起了「春水龙珠」这一名器,只感觉泡在肉穴中的肉棒被三颗不停滚动的肉珠温柔的磨擦起来,每次抽出都被那紧紧的穴口夹的销魂蚀骨。看来休息一天一夜是正确的,如果没有这一天的休息我早就一洩如注了。

「準备好了吗?孩子,马上就让你体会下『春水龙珠』真正的奥秘。」说完便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不过她仍然是骑在我的大腿上,以观音坐莲的姿势挺动着她那盈盈一握的纤腰。

这时精灵女王左手将我的头轻抚到她右乳位置,然后托起那巨大温柔的圆润将它送入我的口中,右手将头上的银钗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了下来。

此时的女王双眼含情默默的看着我允吸她的乳房,突然我感觉到女王肉穴中的龙珠在慢慢增加,一颗两颗三颗,龙珠不但增加了数量,每颗龙珠的旋转速度也在不停的提升。

此时女王的脸更是妩媚动人,忽然一丝鲜血从她嘴角边流了出来,这时我才发现精灵女王已经将银钗刺入了自己的左乳下方心脏的位置,她已经进入了濒死的状态。

原来女王所说的「春水龙珠」真正的奥秘就是这种终极的濒死快感,由于精灵族特殊的体质,女性精灵一生中最大的快感只有在临死时才能爆发出来,女王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我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这种濒死快感。

「怎幺样……没有……让……你……失望吧,傻……孩子,我已经……履行了……我……的……诺言,下面就看……你……的……了」在弥留之际女王说出了对我的期望。

我们俩对望了一阵后深深的吻在了一起,此时的女王口中满是鲜血,我不停的允吸着这甘甜的液体。

女王下体一阵急促抽搐后深深的向我下身一坐,我脊柱一麻精关大开,我的阳精和女王最后泻出的阴精在玉壶中不停旋转交汇,在我足足射了十几秒后才停了下来,此时女王已经香消玉殒。

名为13的少年,请原谅我的自私吧。也感谢你愿意为了我去刺杀魔王路西法,让你执行如此危险的任务,我这个名义上的「师娘」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所以,请让我用我最后仅有的东西--

这具被称为世界第一美丽的身体,尽情的满足你的慾望吧。

这也是我这个自私的女人唯一能给你的一点渺小的补偿了……

对不起,少年;谢谢你,艾德华……

一天后。

魔族大军总部。

魔王路西法接见了一名黑袍人。

这名黑袍人的手中提着一个包裹……

那里面,是一颗倾国倾城的头颅。

「是你,拿到了精灵女王的头颅吗?」

魔王路西法坐在王座上,俯视着我。

「是的,伟大的魔王陛下。我发现了精灵女王的尸体,专门送上来交给陛下。」我尊敬的伏下身来。

「递上来给本王看看。」

魔王路西法大笑道,边上的一个魔兵接过了我金属箱,递给了路西法。

路西法打开了,看到了其中天下第一美女的标本,顿时狂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两百年了,两百年了!本王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当年的一剑之仇!可惜……可惜妳竟然死掉了……本是遗憾啊!」

魔王路西法疯狂笑着。

「不……妈妈……」

突然,边上传来了一个绝望的声音。

我微微转过头来,发现了半精灵少女的身形,她此时被像只狗一样用锁链绑在魔王路西法座位的边上。

透过半精灵少女,我似乎隐约间看到了那个妩媚娇笑的精灵女王殿下。

啊!毕竟是母女呢,无论是神韵或是外表上,都极为相似呢……

「哈哈,哈哈!」

看到半精灵少女悲痛的神情后,路西法笑的更狞狰起来。

「你拿到了精灵女王的性命,很好,很好啊!你想要什幺奖赏,说出来,本王都会答应!」路西法狂笑道。

刷!

一个透明的窟窿突然出现在他的喉咙上。

罪剑--弒君,无影无形。

挥动时,无声无息!

从今天之后,罪剑--弒君的传说下,将再多上浓重的一笔。

一统大陆与地底世界的魔王--

路西法,死于此剑下。

王者的绝望,没有王者能逃脱被罪剑扼杀的命运。这就是扼杀王者的命运之手!

「请将您的生命,赏赐给在下吧。」我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唔……

路西法紧紧的用手摀住自己的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大意,在看到精灵女王的标本时,他彻底的大意了,他失去了戒备心,他的一身武技也没有发挥出来!

最重要的是,他低看了我。

对于一个没有斗气、没有魔力的人,他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看到了精灵女王尸体,然后拿来领赏的小人物。

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如果不是必要,他看了一看后绝对不会再看第二眼!

而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抽回手中的剑,轻轻将桌上那美丽的标本放回包裹……

「是你……」

半精灵少女认出了我的声音。

我看了眼半精灵少女,脑海中浮现起精灵女王的一颦一笑,良久,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从今往后,全心全意的相信我,不再怀疑我的一切--即使我说的是错误的,妳能做到吗?」我轻声道。

「我……我能做到。」半精灵少女道。

「那,我再给妳最后的一次机会吧。」

我挥手斩断半精灵少女身上的锁链,黑色的袍子一罩,将她娇小的身形笼罩在我的黑袍之内。

看在那已经逝去的精灵女皇的份上,我再给妳最后一次的机会。

这是真正的最后一次的机会……

下一刻,我带着她消失在魔王的大军之中。

万军之中,取敌将头颅,如探囊取物。

这就是我们刺客13一脉……

我们,是刺客界永远的传说。

但,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身份。

或许我们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或许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又或许是一个小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