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斗罗大陆同人之小舞的武魂真身?

斗罗大陆同人之小舞的武魂真身?
 清纯的妹子都是相似的,无耻的淫贼则各有各的无耻。

  口爆宁荣荣的侍者靠的是阴差阳错和不动声色的演技,淩辱朱竹清的都铎靠
的是适逢其会和放手一搏的胆量,眼下端着精液粥来到小舞房门口的胖子马红俊
靠的则是趁虚而入和如履薄冰的猥琐。

  只要猥琐发育,别浪。

  就能稳住,我们能赢。

  一想到房间内有一位天仙般清纯无知的美少女在準备挨操,马红俊端着精液
粥的手连连颤抖,差点洒得到处都是。

  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马红俊一眼就看到了牀上那横陈玉体,玲珑曲线。沈
沈睡梦中的美少女正弓着身子背对自己,那挺翘如蜜桃一样的臀部首当其冲地迎
接着马红俊的淫虐目光,刺激得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马红俊心情激动地靠过去,放肆打量着这具他梦寐以求的完美肉体,逆天大
长腿自然弯曲,纤腰翘臀、酥胸俏脸每一样都美豔不可方物。小舞浑然没有发觉
他的到来,只是静静的海棠春睡,似星斗森林最深处沈睡了千年万年的睡美人,
美得超凡脱俗。

  马红俊的鸡巴早就把裤子顶得老高,当即上前伸手绕过小舞的腿弯和玉颈用
公主抱把小舞一把抄起,那柔弱无骨的身体轻盈柔软得跟水做的一样。

  小舞突然被抱起,立时惊醒,惊慌失措地开始挣扎,马红俊连忙安抚道「我
的乖乖小舞,是我是我,是你的红俊哥哥,别害怕,哥哥马上餵你吃点好吃的。」
马红俊的安慰竟然出奇的温柔,似乎有一股魔力,顿时让小舞安静下来。甚至小
舞还自然的伸手环住了胖子的脖子,一双眼睛裏隐隐有一丝亲近。

  这个动作和眼神顿时让马红俊喜出望外,连忙道「我的亲亲小舞,哥哥这就
带你去吃好吃的。」语罢端着粥抱着小舞就往自己住的院子裏跑。让他直接在小
舞房裏玩小舞他是不敢的,万一被撞见了他在小舞房裏疯狂输出,自己就是有十
张嘴也说不清楚。而自己的房间根本没人去,就算有人发现小舞不见了,他也能
暂时先把小舞藏起来,好歹有个缓冲。

  几乎使出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飞奔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将小舞轻轻放在自
己的牀上,小舞居然还淘气地不肯鬆开环住马红俊脖子的手臂,似树袋熊一样挂
在他身上,让马红俊又得意又怜爱,只是下身的鸡巴不争气的顶在小舞圆润饱满
的蜜桃臀上,那刺激美妙的触感彷彿又把他带回到了当衆淩辱怀中美人的那天。

  「乖,小舞,先把哥哥放开,听话,哥哥餵你吃好吃的哦。等下让你知道什
幺叫人间极乐。」马红俊千哄万哄,好不容易纔把小舞放下,然后并不是喂粥,
而是迅速把小舞扒光,一件不剩。

  小舞失了灵魂,全无被扒光后的羞耻心,只是一双精灵般的大眼睛看着马红
俊,不知道他要做什幺。

  马红俊呼吸大促,感觉自己鼻血都要流出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小舞的裸
体,完完全全毫不遮掩地呈现在他面前。那仙子般的脸蛋自然不用说,那是不食
人间烟火的美。穿着衣服时线条已经很窈窕了,可此刻裸体后,身材线条居然更
加美妙绝伦,雪白带粉的酥胸俏挺,如最新鲜的嫩笋,不知重力爲何物,两点粉
嫩的小葡萄,傲娇非凡;不堪一握的腰肢令人爱怜,圆润丰满的蜜桃臀颤颤悠悠,
挺拔傲立;一双劲爆人眼球的大长腿浑然如美玉雕琢,鬼斧神工般的比例,可谓
独步天下,毫无瑕疵,既有着健美的肉感,更有着唯美的弧线。

  马红俊受不了了,颤抖着手把裤子解开,给自己的兄弟鬆口气,当着小舞那
清纯无知的俏脸露出鸡巴的猥亵感觉,让马红俊的鸡巴上下跳动,单凭一只手差
点掏不出来。

  然而接下来小舞做了个动作,让马红俊脑子一片空白。只见小舞坐在牀上,
一双玉腿屈膝擡起,立在身前,双臂从腿弯处环抱,偏着头将俏脸枕在自己的大
腿上,天真无邪地看着马红俊,那眼神彷彿在说,哥哥怎幺还不来餵我。这玉腿
一擡,顿时露出小舞那桃源幽谷,玉丘春壶,粉鲍鲜脣,竟是光洁如新。

  「我的妈呀!居然!居然是白虎!」彷彿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这意想不到的
发现让马红俊兴奋得浑身颤抖,连带着鸡巴疯狂跳动,兴奋得再胀大一圈。马红
俊担心自己再不有所行动,恐怕就要直接爆血管而亡了。

  但是马红俊自有他的打算,只见他两眼放光地把粥放下,转身去自己的柜子
裏拿出了一套衣服。

  看到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好东西,马红俊整个人的眼神都愈发淫蕩起来了。

  说是一套衣服,实际上是一套情趣服:带绒的可爱粉红兔耳,白色蕾丝边领
结,两个带精緻小扣的手环,深V粉色抹胸,根本包不住屁股的粉色小短裙,白
色蕾丝吊带丝袜和一根白绒绒的带肛塞的兔子尾巴。

  这恐怕是马红俊之所以将小舞带到自己房间裏最重要的原因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马红俊事不宜迟地飞快给赤裸的小舞带上兔耳朵,穿上抹
胸,繫上领结和手环,小心翼翼地套上吊带丝袜和小短裙,最后用一种极淫蕩挑
逗的手法把带肛塞的兔尾巴猥亵地插入小舞娇嫩的菊花蕾中。

  在这过程中也有些小插曲,胖子当然免不了在小舞身上揩油,上下其手,摸
胸摸屁股那都不值一提了,只是给小舞套丝袜的时候,简直是跪着哆哆嗦嗦了好
半天才完成的。那双腿太极品了,在套丝袜的过程中好几次马红俊都差点忍不住
了就要直接扑上去把眼前的美少女就地正法,那双油腻的大手真是一寸一寸在感
受小舞小腿的圆润和大腿的弹滑。白色吊带丝袜完全套上去时,马红俊甚至从玉
趾摸到腿根,再从腿根摸到玉趾,来回摸了足足有二十遍纔在鸡巴快要爆炸的抗
议下恋恋不捨地停住,改用鸡巴在小舞白丝腿上磨来蹭去好不快活,时而夹在腿
弯裏抽动,时而用龟头在细嫩的脚心上一阵乱顶,极致的刺激下,竟一个没忍住,
哆哆嗦嗦地全射在了性感的白丝袜上。最后把肛塞塞进小舞菊花蕾裏时也费了好
大的劲,一是马红俊被那粉嫩的菊花蕾迷得挪不开眼,二来小舞那敏感的身子很
排斥突入菊花裏的异物,刚塞入时,反覆摇动翘臀,想要将兔尾巴排出去,看在
马红俊眼裏那就是可爱的小兔子在向自己摇尾乞怜求操,如何能不兴奋,还是反
复安抚才让小舞渐渐适应,不再牴触。

  换上粉色兔女郎情趣制服后的小舞,那魅力值恐怕是神看了都会心动。

  马红俊癡癡看着完成「变身」的小舞,赶紧深吸口气,他怕自己会兴奋得晕
过去。萌萌的兔耳让那本就清纯无敌的绝色面容又俏了三分,可爱到爆;白色的
侍者领结和手环充满着色情的暗示和挑逗;粉色的深V抹胸正适合小舞本就挺翘
的嫩乳,将之包裹得更加丰满,令人垂涎欲滴;齐逼小短裙很好的衬托出小舞蕩
人心魄的臀部曲线;那毛茸茸的白色兔尾更是让明白它固定原理的人兽血沸腾;
最重要的是那双如玉的逆天大长腿在白色吊带丝袜的包裹下又性感又可爱,彷彿
染上了一层刺眼的圣光。还有小舞那茫然无知的眼神,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
幺的无辜神态,在此刻彻底点燃了马红俊。

  太色情了!马红俊自从见到小舞的第一眼就保存了这套情趣服,意淫了无数
个日日夜夜,在他这个色胚的眼裏,这套衣服就是小舞当之无愧的武魂真身!

  真·柔骨兔小舞参上!

  「啊!要人老命啊!」马红俊再也忍不了,赶紧脱了裤子跳上牀去,倚在牀
头,拿枕头垫在背后,两根粗短的毛腿大咧咧地岔开,伸手从小舞的腋下抄起可
爱的兔女郎往自己胯下靠拢,嘿嘿淫笑道「小舞啊,吃饭前咱们先来吃点饭前点
心!不用哥哥我教你了吧。」胯下腥臭的大鸡巴已经顶在了小舞魅力值MAX的
俏脸上,滚来滚去,一跳一跳的,好不淫蕩。

  马红俊爲了这一天可是故意一直没洗澡,那鸡巴上的腥臭味,几乎让人作呕。

  但小舞也不知是因爲上次早已吃过,还是因爲没有灵魂所以减弱了很多心理
上的不适,竟然毫不抗拒地将马红俊的大鸡巴熟练地一口含入。

  「啊……」马红俊爽得一声长叫,声音抖得不成样子,这个角度,自己张着
腿跟个大爷似的躺在牀上,性感兔女郎小舞跪在自己的胯间努力吃着鸡巴,鸡巴
都快要爆炸了。

  情趣制服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比上次还要十倍爽。

  马红俊本以爲没有比这更爽的视觉冲击了,但很快发现他错了,更爽的事马
上啪啪打脸。天吶,小舞竟然不再是简单依靠本能去吸吮,而是学会了上下吞吐
他那根满是耻垢的腥臭鸡巴。原来小舞虽然失了灵魂,但本能的记忆反而愈发深
刻,似乎知道眼前的「美食」只有通过好几百下的吞吐才能吃到,故而歪打正着
地无师自通地展示起自己明明生涩却无比销魂的口技来。

  粉脣彷彿在丈量鸡巴的尺寸一样上下吞吐,香舌寸寸滑过,口水不住流下,
又被小舞淫蕩地吸吮回去,不断地发出嗦嗦嗦、漱漱漱的声音。小舞那双玉手更
是紧紧握在马红俊的鸡巴根子上,臻首一上一下,两只兔耳朵一晃一晃,两只大
眼睛看着龇牙咧嘴的马红俊,忽闪忽闪的,彷彿在说我今天一定能很快吃到好吃
的!觉悟吧!

  小舞竟然在主动吃着自己的鸡巴!光是那主动吞吐肉棒的俏皮模样就能让马
红俊爽到爆炸,更何况小舞现在亮出「武魂真身」的状态!马红俊爽得哇哇直叫。

  正当马红俊嗷嗷直叫,飘飘欲仙时,一道让他魂飞魄散的声音从院子裏传来。

  「马红俊!你在吗?」来人竟然是白沈香,说话间影子已经映在了房门外,
马上就要推门进来了。

  马红俊吓得脸色惨白,也是语无伦次道「啊!不在!不在!」千钧一髮之际,
赶紧把被子一盖,自己两只腿撑起来,遮住小舞那诱人的身子,不使其轮廓凸显
在被子上。

  哐噹一声门被推开,白沈香没好气地道「骗谁呢!不在,那是猪在说话啊!
咦!你怎幺躺牀上去啦!」

  马红俊乾巴巴地道「那个…那个…我这不是躺牀上不好意思见你嘛。」虽然
马红俊用被子将小舞给盖住了,但小舞可没丝毫停下的概念,此刻仍然在马红俊
胯下心无旁骛地吞吐着那美味的大肉棒呢。

  「咦!你被子怎幺在抖啊?是不是藏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东西?」白沈香要是
知道被子裏是小舞正在乐此不疲地吃马红俊的鸡巴,只怕要马上吓昏过去吧。

  「啊~ 没…没有~ 哦~ 你,你怎幺…哈~ 来,来看我了。」马红俊心裏紧张
极了,要是被发现了,他可真就死翘翘了啊,但小舞的嘴,啊,真是太他妈爽,
太他妈刺激了。

  白沈香觉得眼前的胖子怪怪的,看自己的眼神有种莫名的兴奋和猥琐,不由
自主地退了一步,只是道「哦,我不想去那边的院子,只好来你这边了。」原来
白沈香被朱竹清冷言冷语逼走后,也是生着闷气,连她住的院子都不愿意进,于
是鬼使神差地跑到胖子这裏来了。

  「哦……哈……这样…啊~ 」马红俊心裏估摸着这个时候只怕戴老大和竹清
正在家暴现场吧。

  「咦~ 这裏怎幺有碗粥啊?正好饿了,胖子,我喝了你不介意吧。」

  「啊~ 那不行啊…那粥…」马红俊吓了一跳,怎幺你们都要抢着喝这碗粥啊,
小祖宗们,小舞都还没喝呢,哦,小舞,你的小嘴好爽。

  「哼!小气鬼,你不让我喝我偏要喝!」白沈香也是在朱竹清那裏吃了瘪,
正难受着,没想到平时对她百依百顺的胖子今天也忤逆她,不禁脾气上来了,端
起粥一口就喝光了。

  当白沈香端起碗的那一刻,马红俊就慌了,但更多的却是兴奋,美少女当着
自己的面在牀边喝下自己的精液粥,而她不知道的是近在咫尺的牀上还有个更美
的小美人正在疯狂吞吐他的鸡巴。老天爷,我马红俊这是要转运了吗?

  「呜呜~ 哈!」粥早已凉了,只是入口的味道实在怪怪的,但又不知道哪裏
怪怪的,白沈香很艰难才完全吞嚥下去,嗔怪道「我当是什幺山珍海味呢?原来
这幺难喝,亏你还当个宝贝似…啊!」白沈香说着说着,忽然红着脸往后退了一
步,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知道马红俊的被子爲什幺一动一动的了,这个猥琐的家伙
居然在当着自己的面打飞机。

  其实马红俊那叫一个冤啊,他真的没有打飞机啊,只是小舞在他被子裏给他
吃鸡巴而已。

  「无耻!」白沈香气得要死,这胖子怎幺能这幺猥琐,狠狠瞪了他一眼,灰
溜溜地跑出了房间,狠狠把门撞上。

  就在白沈香摔门而出的一瞬间,马红俊猛地把被子一掀,大出口气,大叫道
「啊……好爽,小舞!哥哥都射给你!啊……」死死盯着小舞因吮吸鸡巴而轻微
变形的俏脸,马红俊腰眼一麻,一大泡浓精丝毫不漏地统统射进了小舞嘴裏。

  嗦的一声,小舞愉快地吐出马红俊的鸡巴,丝毫不嫌弃地将精液都嚥了下去,
可爱的小脑袋还凑到马红俊胸前,跟个孩子一样彷彿在等待马红俊的夸奖。

  一旦小舞撒起娇来,哪怕是失了灵魂的小舞,神也得乖乖做个软脚虾。

  马红俊哪裏受得了,腿自然是软了,但鸡巴立马又硬了,猛地将小舞扑倒,
倒把小舞吓了一跳,不等小舞挣扎,一张肥脣狠狠贴上了小舞的白虎粉脣,狂舔
乱吸起来,小舞呜呜乱叫起来,也不知是舒爽还是难受。

  马红俊舌头伸入那桃源洞中,忽然浑身一僵「我靠,小舞居然还是处女!」
本来以爲今天可以毫无顾忌地享用小舞的粉穴,却没想到小舞还是个处!

  「我操,要不要这幺玩我啊,三哥你也太不给力了吧!不会是性无能吧!你
他妈居然能忍到今天?!」马红俊忽然陷入到极度的悲愤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一旦他决定给小舞开苞,那日后第一个就要怀疑到他头上,
到时候他就是有十条命也玩完了。

  正当胖子唉声叹气的时候,忽然视线停在了小舞那摇摇晃晃的兔尾巴上,眼
睛陡然一亮,转而嘿嘿淫笑起来,当即一把抓住那毛茸茸的可爱兔子尾巴,往外
一拉。

  伴随着「啵」的一声,小舞忽然发出一道销魂的娇喘,听在马红俊耳裏那就
是叫春。

  菊蕾因爲肛塞的缘故并未马上闭拢,而是留下了一个诱人犯罪的幽邃深洞,
娇嫩无比。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上帝爲你关上了门便给你开了窗!天无绝人之路!等等
诸如此类的念头疯狂地轰炸着马红俊的肥头大耳,最后又被一道终极念头给扫蕩
得乾乾净净!

  两横一竖,就是干!

  马红俊连忙栖身上去,将小舞翻过来,死死盯着那圆滚的翘臀,鸡巴贴在那
仙人洞口,凭着小舞的口水和残余精液的润滑,这幺多年来的意淫和梦想,就在
此刻,成真!

  鸡巴猛地一挺!

  马红俊和小舞都是一声大叫,一声销魂蚀骨,一声含嗔吃痛。

  「我操~ 真鸡巴紧啊……小舞,哦……小舞~ 别动……」马红俊死死抱住小
舞的腰,一边心疼地安抚死命挣扎的小舞,一边强忍着舒爽感,真是太紧了,那
死死箍住自己鸡巴的感觉哪裏是小嘴能比的。

  过了一会儿,小舞也不挣扎了,呜呜哭着,无力地趴在牀上,任由雪白的臀
峯高高翘着,马红俊又心疼又兴奋,大鸡巴开始缓慢抽动起来。

  真是太鸡巴爽了,我在干小舞的屁眼!我给小舞的屁眼开苞了!

  「嗯嗯……啊啊……」小舞似乎也有了反应,嗯嗯啊啊地发出妩媚销魂的娇
喘,马红俊不禁感叹,多清纯天真的尤物啊,连叫牀都不会,只会嗯嗯啊啊地表
达自己的情感,看着胯下穿着情趣兔女郎制服的小舞,马红俊愈发兴奋,抽动鸡
巴的频率越来越快,手也没闲着,一只手在小舞唯美的大腿和白丝上疯狂走位,
另一只手啪啪地拍在小舞圆滚滚的挺翘臀部上,激起一阵阵雪白浪花。

  转眼间,马红俊的鸡巴已经狠狠地抽插了好几百下。

  「啊……小舞,哥哥要射了,不行了,太刺激了,都射给你,都射给你这个
小骚货……」马红俊大吼一声,死死贴着小舞雪白的屁股疯狂颤抖,全身的重量
几乎都快压在小舞的大屁股上,精液嘟嘟嘟地跟机关枪一样全射到了小舞的屁眼
裏。

  缓了好半天,马红俊缓缓抽出鸡巴,看向小舞粉嫩的菊蕾,发现并没有破皮,
只是微微有些红肿,一丝精液顺着菊花的微褶淫靡地往外躺,看得马红俊巨他妈
满足。而此时小舞也许是太累了,居然又沈沈睡去。

  马红俊心疼地在小舞额头上轻轻一吻,但淫兴上来了,又把刚插过小舞屁眼
的鸡巴插进小舞的嘴裏,让无意识的小嘴给他微微清理一下,那纯靠本能排斥异
物的香舌也别有妙处。眼看时候不早了,赶紧拔出鸡巴,恋恋不捨地给小舞清理
乾净身体穿好衣服,又送回到了隔壁院子的房间裏。

  去时海棠春睡,天真无虑,来时菊花已开,依旧春睡,恍惚如梦。

  马红俊志得意满地关好房门,大摇大摆地往外走,正準备踏出院子。

  「胖子!你快出来!」忽然一道带着七分焦急三分凄厉的喝声让马红俊得意
洋洋的笑脸瞬间僵住,脸色煞白。

  朱竹清?!难道她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