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斗罗大陆同人之暴露后的胁迫升龙

斗罗大陆同人之暴露后的胁迫升龙
 史莱克学院东侧的拟态修炼场内,时不时传来一阵淩厉的娇喝。

  衹见一道脱俗身姿在场间如飘渺孤鸿影一般移闪腾挪,正是敏之一族族长的
孙女,白沈香。

  白沈香在见识到史莱克七怪能与剑斗罗争锋的惊人实力后佩服之余自然更感
受到沈重的压力,再加上她打小就是好强的性子,受刺激后每天都来此刻苦修炼。

  史莱克学院上午统一的教学安排是室内魂力修炼理论课,因而整个森林拟态
修炼场此时衹有白沈香一人。

  白沈香沈浸在修炼中,忽然一阵掌声从她背后毫无征兆地响起。白沈香陡然
大惊,当即娇咤道「谁?!鬼鬼祟祟的!」话音未落反手一道风刃向声源处打去。

  敏之一族本就是极佳的斥候,似今天这样被人无声无息地欺身到背后自然是
犯了大忌,再加上白沈香沈浸在修炼中本就紧张,也难怪她会有这样过激的反应
了。

  谁知来人衹是微微运气,白虎护身障一开,竟凭身体硬抗了这道风刃,毫发
无损。

  来人自然是戴沐白。

  「沈香妹妹,这可不是待客之道。」戴沐白风轻云淡地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戴沐白的笑容对涉世不深的少女杀伤力是极大的,一头贵族式的招
牌金发潇洒不羁地垂在肩头,既不过分张扬也不刻意低调的微笑在弧度上拿捏得
恰到好处,所站的身位不前不后既不使人感到压迫也不使人感到疏离,显然极有
分寸,再加上一副英气勃勃的俊朗面庞配上一对邪魅十足的双瞳虎眸,顿时在阳
光下熠熠生辉。

  尤其是在真正成为星斗帝国的皇储后,戴沐白的气质愈发高贵。

  所有的一切对少女来说不是毒药就是春药。

  白沈香忽然羞红了脸,心跳得厉害,也不知是为自己的莽撞而感到羞愧,还
是因为眼前的男子实在太耀眼了。

  「戴…戴大哥,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是妳。」白沈香忽然有些扭扭捏捏
起来。

  戴沐白看见少女这副模样哪裏还不明白她的心思,心裏不禁一阵苦笑「糟了,
我可不是来泡她的,该怎麽把话题往胖子身上引呢?」当即说道「沈香啊,我…」

  「戴大哥,别那麽见外,我不是让妳叫我香香吗?妳再叫我沈香,我可要生
气啦。」白沈香两衹手捏着衣角,低着头羞涩地说。

  戴沐白不禁苦笑,自己带着任务来,也不好恶了少女,衹能道「好,香香,
我……」

  「太好了,戴大哥,我,我能叫妳,叫妳,沐白大哥吗?」戴沐白的话又被
少女打断,衹见少女突然抬起头看向自己,眼中尽是仰慕之意,却很快又如受惊
的小鸟,把头低下不敢看他。

  「呃,好,好吧。」

  「太好了!沐白大哥,妳知道吗,第一次见妳,我就觉得我们有缘,妳看,
我的名字裏有个白,妳也有一个白,妳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

  「这……」这势头也太快了,饶是戴沐白这样的情场老手也有些招架不住,
喂,妳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呀。再不说话恐怕就要直接被表白了。

  然而戴沐白再也没机会了。

  「哼,好一对郎情妾意。」忽然一道明明好听却清冷无情的声音插了进来,
让戴沐白和白沈香都打了个冷颤。

  两人都是僵硬地转头看去,衹见来人黑发如瀑,乌亮悬直,面容乍看去冷艳
娇媚,细看如稚气未脱。肩颈秀美,身材挺拔,华贵精美的黑蕾丝月白衬衫被胸
前的大势撑得危危慾崩,又被内藏的代表贵族风尚的束腰拘束得纤细恐折。

养眼的包臀黑皮短裙被紧翘的臀部撑得有些包裹不住,弧度惊艳,一双秀美笔直的玉
腿在薄薄黑丝的映衬下从裙沿窈窕展延,越下越细,最后落进了一双小巧的鹿皮
靴裏。

  高贵冷艳御姐範,清澈秀美稚童颜,正是朱竹清。

  朱竹清此刻杏目含霜,柳眉带煞,神色冰冷地看着偷偷摸摸的二人,浑身散
发这一股异样的魅力,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周围的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不少。

  感受到朱竹清身上的那股气势,戴沐白心中大叫不好,知道心爱的女孩此刻
动了真火。正慾解释,却被朱竹清一口喝断。

  「闭嘴!」朱竹清语气冷酷如高高在上的无情女王,丝毫不给情郎面子,旋
即微微转头看向一旁低头不语扭扭捏捏的白沈香,哪裏还不明白发生了什麽,冷
声道「妳怎麽还不走。」

  自朱竹清出现的那一刻起白沈香就陷入了极大的沈默与恐慌中,既有心事被
撞破的慌乱,更有一种当了小三被原配抓了现场的羞耻感,朱竹清那冰冷厌恶的
眼神如刀子一样一下下在她身上刮来刮去,即便他们什麽都没发生,强烈的负罪
感也压得高傲的白沈香抬不起头来。

  此时听到朱竹清毫无温度的声音和那轻蔑的语气态度,白沈香身躯一颤,竟
是头也不回地跑开了,衹是离去时很明显死死用手捂着嘴,不住颤抖。

  「竹清…」

  「戴沐白,妳给我闭嘴!妳还要我说多少次!」朱竹清几乎是咆哮着打断了
戴沐白,戴沐白既惊骇又心疼地发现此时的朱竹清已是泪流满面。

  朱竹清娇躯疯狂颤抖,衹能通过双手死死捏拳强撑不晃。看着心爱的女孩心
碎慾绝的样子,戴沐白怎能不心痛,快步慾走上前去。

  然而才走了一步,就又被朱竹清喝住「妳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死给妳看!」

  戴沐白无奈停住,他知道朱竹清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衹能用最温柔最苦涩的
声音对她说道「竹清,事情不像妳想象的那样,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朱竹清的颤抖忽然如死寂一般停住了,猛然抬头,一双眼中全是
令人心碎的哀伤。「妳的解释还少吗?从前也就罢了,我没有追问,可妳答应过
我什麽?刚回学院,脚跟都还没站稳,妳就出来拈花惹草。」

  「竹清……」

  「别叫我的名字!」

  戴沐白急得快吐血了,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真的可以解释的。

  朱竹清忽然整个人陷入一种奇异的冷静中,看向戴沐白眼神裏的哀伤渐渐消
退,换上了一种令人心悸的冷漠。

  「朱竹清,六十一级敏攻係战魂师,请,指,教。」朱竹清一字一顿,清泪
已收,满是决然。黄、黄、紫、紫、黑、黑六个魂环冲天而起。

  戴沐白神伤地说「竹清,不管怎样,我不可能对妳出手的。」

  朱竹清冷冷道「戴沐白,每次都是这一套示弱的小把戏,我不会再上妳的当
了,亮出妳的武魂!」

  戴沐白不为所动,衹是摇头。

  「不亮,那,就死!」朱竹清绝对是个狠女人,要真发起狠来,没有人能拦
得住她。她早已先入为主地认定戴沐白是在狡辩,此刻戴沐白「假惺惺」地任自
己施为,正是让她觉得自己被心不诚的家伙羞辱了,愤懑伤心绝望之下,一道幽
冥爪瞬间朝戴沐白扑杀过去。

  戴沐白不闪不避。

  「看妳还能装到什麽时候」戴沐白越是这样,朱竹清就越是怨气不得出,速
度竟又快了三分。

  但,戴沐白面不改色,依旧不闪不避。

  当冰冷淩厉的手指触到戴沐白腹部地那一刻,朱竹清终于惊慌了,她震惊又
绝望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戴沐白眼中对她的无限爱意,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朱竹清唇间陡然响起凄厉哀婉的啸声,拼尽全力才让幽冥爪稍稍偏移三分,
堪堪避过了要害。

  「啊!」但戴沐白还是遭到重击,倒飞出去,如一颗炮弹直挺挺地撞在远处
灌木丛生处的一棵大树上,面色惨白,哇地突出一大口鲜血。

  朱竹清也是吐出一口逆血,但她根本顾不上自己,疯了一样地冲向戴沐白,
抱着他撕心裂肺地哭道「妳为什麽不躲!为什麽不躲!真的会死的!会死的!」

  这一抱可好,一双豪乳死死压在了戴沐白脸上,那软绵柔腻的触感简直让他
又快乐又痛苦。

  「嗯…呜…竹…竹清,呜…太…紧…呜…我喘…」可怜的戴沐白没有被打死,
却要被闷死了。

  朱竹清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麽,俏脸羞得通红,赶忙把戴沐白鬆开,看到戴
沐白毫无血色地面孔大口大口喘气的样子,不禁又好笑又好气,眼泪止不住地簌
簌下落,没好气地道「都这个时候了,妳还没个正经,我刚才就应该直接宰了妳!」

  戴沐白艰难地抬手抚摸着眼前心爱少女的长发,见没有被躲开,知道她多半
消气了,悬着的心也是落下了大半,微笑道「死在妳手裏,我心甘情愿。」

  「哼,妳这话还是用来骗那些小女生吧。」朱竹清面色渐转清冷,嘴上却不
肯吃亏,又冷哼了一声「我看看妳的伤。」说着就要解戴沐白的衬衫扣子。

  戴沐白怕她担心,连忙阻止道「死不了的,死不了的。」

  「我知道死不了!别动!」朱竹清狠狠瞪了戴沐白一眼,根本不容戴沐白抵
抗,两三下就把戴沐白的上衣解开了。

  看到那伤口的一瞬间,朱竹清的眼圈又红了。

  右腹上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筋肉外翻,鲜血淋灕。

  朱竹清强忍再度落泪的冲动,从魂导器裏掏出外敷的疗伤药,一边仔仔细细
给戴沐白上药,一边埋怨他道「为了泡小姑娘,连命都不要。真是太可恨了。」
想到这裏,上药的力度微微一重。

  「哎哟,疼,疼,疼。竹清,我的好竹清,我想泡哪个姑娘,哎哟,别,别,
别,妳自己心裏没数吗?」

  「哼,油嘴滑舌。看妳快要死了的份上,我再给妳一个机会解释,快说是怎
麽回事。」嘴上虽然不肯服软,但朱竹清心裏还是微微一甜。

  「哎,我来找香…呃,白沈香,是来帮胖子探探口风的,妳也知道胖子这麽
多年一个人不容易,我也是想撮合他们呀!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

  朱竹清柳眉倒竖,杏眼圆瞪,喝道「妳还想开始什麽!」别看她母老虎一样
发威,实际上心裏已经信了,心想「看来我和胖子都误会他了。」然而朱竹清到
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胖子,她哪裏想得到胖子为了能上小舞,竟
把他们都算计进去了。

  戴沐白连忙陪笑「没什麽!没什麽!衹要竹清妳不生我气就好!哎哟!」动
作间又牵动到伤口,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朱竹清看得心疼,误会一旦解除,自己对情郎心中就衹有无限柔情,再也不
板着冷脸,温柔地抱住他说「都是我不好。沐白,妳打我吧,妳打我我心裏才好
受一点。」

  戴沐白感受心爱女孩柔情似水的丰盈娇躯,也是真情大动「傻丫头,我哪捨
得。」

  朱竹清也是个偏执的性子,死死抿着嘴唇道「不行,这样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我必须要补偿妳!」

  戴沐白正慾好说好劝,可视线一接触到那惊人的丰满,立马色心大动,不由
得有些意动道「真的要补偿我?」

  「嗯。」朱竹清坚定点了点头。

  戴沐白艰难地将头凑过去,在朱竹清耳边低声说了些什麽,衹见朱竹清的俏
脸突然红得跟猴屁股一样,恨恨地锤了戴沐白一拳。

  「哎哟!别,疼。」其实粉拳根本不重,也就是戴沐白在装可怜。

  朱竹清又吓坏了,扁着嘴道「妳看妳都这样了,还想着那些下流的情。」

  戴沐白忽然眉头一挑,悠悠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哎哟,疼,疼,别
打了。」

  「我让妳风流!我让妳风流!」朱竹清一顿粉拳打得戴沐白痛并快乐着,衹
能疯狂求饶。

  朱竹清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何况她本就理亏,一个小误会差点失手杀了
爱郎,心中格外愧疚,隐隐有些鬆动,羞赧道「真…真要我给妳做…哎呀,好羞
耻。」朱竹清衹觉得自己话都有点说不好了。

  戴沐白连忙趁热打铁,急切道「阿清~ 好阿清~ 求求妳了,好不好,给我做
一次升龙吧。妳看我都这样了…」

  朱竹清最受不了情郎叫她阿清了,一听到这个称呼耳朵根子都软成了泥,羞
红了脸道「可…可这裏是外面。」

  戴沐白嘿嘿笑道「就是野外才刺激嘛,而且妳也看到了,学生老师们都在上
课,这拟态训练场上午是没人的,放心好了,就算有人靠近又怎麽逃得过我们两
个魂帝的感知?」

  朱竹清知道他说得在理,还是哼了一声「没羞没躁!」

  戴沐白正慾再说,忽然朱竹清的玉手贴住他的嘴唇,止住他接下来的话,幽
幽地道「看来今天不给妳是不能罢休了,冤家。」

  戴沐白顿时狂喜,鸡巴瞬间狂跳,撑得小帐篷一动一动的。

  朱竹清啐了他一口,俏脸上一阵青白,显然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最后长叹一
声,竟红着脸开始解胸前的扣子。

  解开第一颗扣子,明显感受到衬衫忽然「鬆了一口气」,对妳没看错,就是
「鬆了一口气」,如果衬衫有台词的话,那一定会是「要死要死,终于活过来了,
憋死我了。」但更奇妙的是朱竹清的波涛汹涌处竟丝毫没有因此下降一星半点,
依旧孤高傲岸。

  戴沐白眼睛一亮,光看朱竹清解扣子都是一种享受。朱竹清把爱郎的表情看
在眼裏,心中也是有些得意的,面上却冷冷瞪了他一眼,接着去解第二颗扣子。

  解开第二颗扣子,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如白浪一般随衬衫的分离而涌现,一
道深不见底的海沟顿时映入戴沐白眼底,和那两道精致的锁骨呈三角之势渐渐展
现全貌,戴沐白瞳孔一缩,明明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但每一次见还是会兴奋得说
不出话来。

  戴沐白眼睛有些发直。

  正当朱竹清要去解第三颗扣子时,第三颗扣子忽然自杀了,是的,自杀了。
第三颗扣子长年处于最高耸最丰盈最挺拔处,可想而知它平时承受着何等难以想
象的压力,早已是疲惫不堪,如今在经历过剧烈运动后竟然是再也承受不住,微
微一碰竟然就直接崩开解体了。

  无声的崩断,却在戴沐白脑子裏疯狂轰炸,即便是他这个枕边人也是很少看
到这样刺激香艳的画面的。

  朱竹清胸前的丰腴似一朵欺霜傲雪的白莲花正次第绽开,然而绽放到一半却
停住了,原来那风光最盛处还缠了好几圈白布。

  戴沐白实际上是知道朱竹清有缠布的习惯的,但每次看到还是要赞叹这上天
恩赐的礼物,束缚后尚且如此丰盈挺拔,一旦解开……戴沐白猛咽了咽口水,等
不及朱竹清自己解开,一双大手直接攀上去一扯,白布寸寸飞舞如蝴蝶。

  「呀!」朱竹清一声娇呼,那一对豪乳的庐山真面目终于完全展现。

  两道横着的纤细锁骨便如阻隔地形的山脉,其上是凹入的盆地,连接瘦削的
香肩与修长的玉颈,其下便是猛然拔高的广阔高原,和两朵俏立的朱峰。雪白而
柔嫩的大片肌肤始终保持着让人浮想联翩的绝妙弧度,微微一颤便是风光无限,
完美的两团羊脂软玉,如雨后最鲜嫩的春笋如枝头最熟透的蜜桃,孤傲淩空全无
需任何依托,每一寸都散发着最原始最极致的诱惑。

  戴沐白看癡了,直到朱竹清拉开他的裤链,掏出他热力四射的鸡巴,他才清
醒过来。

  「阿清,真好看。百看不厌。」戴沐白一双色手哪会閑着,立马在高原上驰
骋游走起来,尤其照顾那两颗粉葡萄,那柔软的似乎能让每一根神经都硬起来的
触感,稍有不慎就会完全陷进去,让戴沐白不禁感叹,这对大奶子太完美了,又
大又挺又好看,真是永远都玩不厌。

  朱竹清发出阵阵嘤咛,脸红彤彤的,一直红到了脖子上,那双肆虐的大手也
摸得她颇为情动,微微喘气道「别…别摸啦~ 还…还要不要…那个啦~ 」朱竹清
始终讲不出「升龙」那两个字,实在是太羞耻了。

  戴沐白哈哈一笑,衹觉得眼前自己心爱的女人真是又可爱又性感,连忙道
「好好好,我不摸了,但是妳可要多卖力了哦。」

  朱竹清几乎是赤裸着上身了,任由雪白丰盈的豪乳蕩漾在空气中,那峭拔的
弧度真是说不出的美艳和诱人,衹见她有些担忧地对戴沐白说「妳坐着有点低呢,
还能站起来吗?要不,别…」

  戴沐白闻言暗叫自己失误,此刻就算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要拼了命
站起来,连忙对朱竹清笑道「别别别,当然能站起来!哎哟,疼。」

  看到爱郎色急的模样,朱竹清不禁噗嗤一笑,连带着那无限风光上下晃动,
看得戴沐白的鸡巴直接顶了上去,来了个亲密接触。

  「讨厌。」事到如今也没什麽好遮遮掩掩的了,朱竹清干脆地跪在戴沐白胯
下,将戴沐白粗壮的大鸡巴深深埋入自己接天蕩雪的丰满中。

  戴沐白爽得长出口气,心道此生不枉。

  两衹丰腴灵动的玉兔在朱竹清一双玉手和粗大鸡巴的刻意挤压下,不断蹦跳
变形,分外可爱。那根微微发黑的鸡巴,在雪白的高原上上下耸动,格外具有视
觉冲击,那精致的童颜和傲岸的巨乳更是给戴沐白带来视觉上和生理上的的双重
美妙享受。

  朱竹清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爱郎,一边小嘴微张,
任由口水滴入幽谷,滴到那根若隐若现的鸡巴上,作为润滑,两手托着大奶紧紧
夹住爱郎的鸡巴,上下卖力套弄,竟生出了潺潺水声,愈发淫蕩。衹见那根世上
最幸运的鸡巴时而埋入幽谷,时而顶上高峰,滑、嫩、软、弹根本不足以来形容
此刻的感受。

  就像一条黑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时而仰天长吟,时而潜龙在渊。风从虎,
云从龙,因此朱竹清第一次给戴沐白乳交时,戴沐白便戏称为升龙。看着那粗壮
的鸡巴在雪白丰腴的乳沟裏上下翻动,尽情摩擦,此情此景,当真如跃龙门一样
快活。

  我是高原的侵略者,可我衹想做个永远的原住民。这是戴沐白此刻脑海中唯
一的想法。一阵飘飘慾仙的爽感直冲戴沐白脑门,让他不由自主地挺动腰杆来,
鸡巴在那对大奶子中不住穿梭,幅度更加夸张,不仅顶得那对大奶子一阵乱颤,
更是时不时顶到朱竹清冷艳的俏脸和鲜嫩的朱唇上。

  「阿清……呼~ 爽~ 帮我~ 含……」戴沐白已爽得不能自已。

  朱竹清没有丝毫犹豫,每当戴沐白的鸡巴前冲时,都会张开红唇,用嘴套弄
那腥红的龟头,等于戴沐白同时操着朱竹清的雪白大奶和粉嫩红唇,是个男人都
受不了这样香艳淫靡的场面。

  两人都渐入佳境,丝毫没发现身旁的灌木裏有一双近在咫尺的眼睛。

  那双眼睛竟然与周围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且丝毫没有任何魂力波动传出,癡
癡地看着眼前香艳淫靡的场面。

  这个人叫都铎,是这一届史莱克学院的一个怪才,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五十级
的魂力,可以说天赋丝毫不输当年的史莱克七怪,并且他的武魂很奇特,是一种
变异的变色龙。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麽能潜伏在两名魂帝跟前而不被发现,他的
伪装天赋堪称一绝。

  他之所以在这裏也不是巧合,实际上他是一名控制係魂师,因需要配合自己
的武魂修炼,长期都是翘课待在森林拟态修炼场中的,老师们见他魂力修炼也没
落下,也都睁一衹眼闭一衹眼不去管他。

  之前白沈香到来以及后来发生的事他都静静看在眼裏,没有暴露自己,毕竟
这些打情骂俏关自己什麽事呢?正準备继续修炼自己的,可后来戴沐白尽然被直
接击飞到他跟前,这也就算了,这童颜巨乳的漂亮小妞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给那小
白脸胸口并用的乳交起来,还美其名曰什麽「升龙」。这近在咫尺的香艳场面,
让他连连呼爽,鸡巴也是硬得发烫。

  都铎看得眼热,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子裏形成。

  「呼呼……阿清……哦……我要射了……好爽……用嘴~ 接住……啊……」
戴沐白在朱竹清夹紧的双乳间来回抽动驰骋了好几百下,终于是吃不住那滚滚袭
来的快感,猛地一下顶进朱竹清的嘴裏,疯狂喷射起来。

  就在他射精一瞬间,异变陡生。

  身旁的灌木从中陡然射出一根猩红的长舌,死死勒在戴沐白的脖子上把他吊
了起来。

  朱竹清一惊,反应也是迅速,顾不得自己暴露诱惑的上半身,直接朝那猩红
的舌头扑去,慾将其斩断把戴沐白解救下来。

  但那根舌头更快,急速收缩勒得戴沐白脸色铁青,并带着戴沐白疯狂向后退
去,最后落入了一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青年手中。

  朱竹清投鼠忌器,冷冷道「放开他,不然妳会死得很惨。」

  这青年正是都铎,他知道人射精的那一刻正是戒心最低的时候,而且戴沐白
又受了伤,自己和他们的魂力差距不大,自己凭借伪装的先天优势,在暗处偷袭,
衹要能制住戴沐白,朱竹清还不是任自己宰割。

  一双贼眼恣意地侵犯这朱竹清挺拔雪白的豪乳,甚至看到她嘴角和胸脯上还
挂着丝丝精液,鸡巴不禁硬得发疼。

  朱竹清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手忙脚乱地擦去精液,死死抱住胸口,但怎
麽也不能完全遮住春光。

  「会不会死得很惨我不知道,但戴沐白一定会比我先死。」都铎阴阴地说到,
那猩红的舌头正是他变色龙武魂的舌头,此刻紧紧收缩,快要把戴沐白直接勒死。
而戴沐白本就受伤,此刻被控制技能偷袭,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朱竹清大急「妳快放开他!」

  都铎放肆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童颜巨乳美少女,心中暗赞,真是极品,尤其
是那对大奶子,淫笑道「我放不放开他,自然要看学姐的表现了。」都铎早已想
好退路,等他爽过了大不了反出史莱克去投靠武魂殿,反正以他的本事想抓到他
很难,眼前的美人完全有资格让他铤而走险。

  朱竹清这时也冷静下来,冷冷看着他说「妳现在收手完全还来得及,我可以
以星斗帝国的名义发誓,不会事后报复妳。要是妳想着凭借戴沐白的性命来要挟
侮辱我,那妳可就打错算盘了,我就是拼着不管沐白的性命,也要杀了妳,然后
自杀。」

  「哦?那妳现在怎麽不动手?」

  「妳!」

  「且让我称呼妳一声学姐吧。学姐,怪衹怪妳那对大奶子太诱人了,妳知道
吗?」

  「住口!」朱竹清气得浑身发抖,但偏偏奈何不了眼前人的猥琐话语。虽然
她有拼死一搏的决心,但不到最后的绝望关头,谁又真的愿意去死?就算她自己
死了,她也不愿意戴沐白死。

  都铎忽然邪笑道「学姐,我也想让妳帮我做一次升龙啊。」

  「妳!妳无耻!休想!」朱竹清气得酥胸剧烈欺负,看得都铎双眼也是一怔。

  「妳先别急着拒绝,反正我杀了戴沐白后也有自信从妳手中逃脱,大不了我
投靠武魂殿,就算我自己躲起来,妳也奈何不了我。我要求也不高,衹求妳帮我
做一次升龙,我也不操妳的嫩逼,不过就是鸡巴在妳的奶子缝裏磨蹭几下,顶多
因为鸡巴太长蹭到妳脸上,妳就当被一衹狗蹭了几下,反正洗干凈都是新的,也
不算失身于我。等我爽完了,我就放了沐白学长,妳们依旧能双宿双栖,大家皆
大欢喜,多好?」

  「妳!妳无耻!」

  「嘿,妳可想清楚了。」

  「妳!妳…妳让我想一下。」朱竹清显然鬆动了。

  「学姐,别想了,再想,沐白学长可就真的没气儿啦。忘了告诉妳,我的武
魂舌头上有毒。妳要是马上杀了我,我会直接引爆学长体内的毒素,到时候神仙
难救。可我要是解毒解晚了,会发生什麽,我可不敢保证了。」

  「妳!好,我做。妳先把沐白放开。」朱竹清终于下定决心,为了救情郎,
衹能牺牲下自己了。

  「嘿!学姐,妳当我是傻子吗。放是肯定不能放的,不过沐白学长什麽时候
能获救,全看妳有多投入了哦。」都铎一边控制着戴沐白,一边解着腰带缓缓向
朱竹清走去。等走到朱竹清面前,一根鸡巴刚好弹在她脸上。

  朱竹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娇躯剧烈颤抖,脸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都铎看到朱竹清这童颜巨乳一副屈辱无助的表情,鸡巴生疼,一声冷喝「学
姐,时间可不等人啊。」

  朱竹清痛苦地闭上眼睛,最终把手移开,屈辱地敞开自己傲人的胸怀,去迎
接一根陌生的鸡巴。

  于是朱竹清跪在都铎胯前,用自己的茫茫雪原夹住那根腥臭的鸡巴,开始上
下套弄。

  「嘶~ 这弹性!这柔软!居然能这麽爽的吗?好一个升龙,妈的,贵族就是
会玩。还升他妈的龙,不就是打奶炮,操奶子吗!不过这奶子还真没得说,爽!
爽爆了!」

  「妳!」朱竹清哪裏受得了他的汙言秽语,面色通红。但偏偏为了能让他快
点射出来还不得不卖力套弄。

  「嘶~ 好爽~ 学姐!妳可不能厚此薄彼啊,龙怎麽能离了水呢?快用妳的小
嘴润滑一下。」都铎看着正在自己胯下卖力用奶子夹自己鸡巴的朱竹清,又是出
言调戏「我不能快点射出来倒没什麽,就怕沐白学长等不了啊。」

  朱竹清面上露出屈辱的神情,终于挣扎着将都铎的龟头含进了嘴裏,发出了
嗦溜嗦溜的淫蕩声音,丝丝口水如瀑淌下,乳沟间一片湿滑,两手托着自己的傲
人玉兔更加卖力地上下耸动,夹得都铎慾仙慾死。

  「咦!都铎师兄妳今天怎麽没有进入拟态修炼啊。」忽然一道陌生的声音让
朱竹清浑身一僵,正慾停下,却遭到了都铎的眼神警告,衹好继续用奶子给都铎
打奶炮,嘴上也不敢放鬆,生怕惹怒了都铎,戴沐白就死定了。还好自己隐没在
灌木丛间,来人应该也不会发现。

  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

  「哦~ 是学弟啊,嘶~ 妳怎麽来这麽早!呼~ 」都铎一阵暗爽,一边和学弟
打招呼,一边甚至狠狠挺了两下腰,鸡巴撞到朱竹清的嫩嘴和俏脸上,格外刺激。

  「嗯!我要努力修炼做一个像戴沐白学长一样的强者!然后找一个朱竹清学
姐那样的女朋友!」年轻的学弟倒是很有誌气地说道。

  都铎胯下正卖力乳交的朱竹清听到自己的名字,竟是浑身一颤,却不敢停下,
衹能装作没听见,继续套弄那根可恶的鸡巴。

  都铎暗暗发笑,却道「小子,嘶~ 有誌气,妳是,哦~ 不是喜欢朱竹清学姐
啊!」

  那年轻的学弟突然红了脸,嘴硬道「这有什麽!朱竹清学姐身材那麽好,谁
不喜欢。」

  朱竹清正乳口并用地让都铎尽早射出来,此时听到学弟的话不禁脸上羞红,
时不时看向都铎,眼神中满是怒火和屈辱。

  都铎却不管这些,对那学弟道「我,哦~ 看妳是看上朱竹清学姐的奶子了吧。
啊!好一对奶子!」

  学弟被都铎突如其来的感叹吓了一跳,也是气急「奶子怎麽了,我就是喜欢
学姐的奶子,衹要能摸一把,让我死我也愿意了。」

  都铎哈哈大笑,却不说话。妳朝思暮想的高贵学姐正当着妳的面用她那大奶
子给老子打奶炮呢。

  学弟衹觉得今天的都铎学长怪怪的,也不管他,径自去修炼了。

  待学弟走远,都铎再也受不了了,大喝一声「骚货!夹紧!」朱竹清纵使百
般不愿,也衹能乖乖照做,黝黑腥臭的鸡巴当真如龙一般在云雾般雪白的丘峦间
穿梭抽动,这真是世界上最爽最挺的大奶子了,什麽叫温柔乡,什麽叫英雄冢,
都比不上这奶子沟!

  「含住!」都铎命令朱竹清张开嘴,由于顶得很用力,穿过奶子后居然还能
顶进去整个龟头,也怪得他的鸡巴够长。

  「爽!再含深点!啊……」都铎不动声色地骗朱竹清卖力含住肉棒,突然猛
地按住她的后脑用力往下压,鸡巴瞬间在她小嘴裏膨胀爆发,随后抽出来,射得
朱竹清脸上胸脯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腥臭精液。

  都铎没有放下警惕心,射完立马飞退,竟带着戴沐白几个起身没入了层层林
间,林间传来他传音入密的声音「等我安全了,我自然会把他放下,另外,学姐,
妳的奶炮真是世界第一棒。真希望下次还能体验,哈哈哈哈。」

  朱竹清遭此玷汙,呆跪在原地,任由汩汩成流的白色液体从脸上胸口滴下,
也不知是泪水还是精液。